第21章 没有人会记住亚军,除非他半场开香槟

    第21章没有人会记住亚军,除非他半场开香槟【为“梦幻0绝恋”的打赏加更19.5/110】
    魏君当然知道为什么一尘看上去连陆元昊一刀都挡不住。
    不过不重要。
    重要的是阴阳怪气。
    很显然,作为天下也是天上玩刀的最强者,刀神被魏君一刀扎心了。
    扎的透心凉。
    而在古战场内,一尘也被陆元昊一刀捅了一记透心凉。
    这一刻,刀神和一尘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也都产生了强烈的心痛。
    一尘的眼角也和刀神一样,流露出悔恨的泪水。
    “如果我不用刀的世界,和你公平一战,你未必是小僧的对手。”
    一尘一边说,一点心头滴血。
    这里不仅仅是比喻,也是字面意思,他的心头真的在滴血。
    精神暴击+物理伤害。
    一尘心痛如绞。
    陆元昊十分认同的点了点头,诚恳道:“如果你不用刀的世界,我肯定不是你的对手。和你十八世的积累比起来,我的实力根本平平无奇。可惜,我最强的就是刀法。”
    一尘闻言心头大恨,悔不当初。
    而魏君则是在内心给陆元昊竖起了一根中指。
    我信你个鬼,这个小胖子坏滴很。
    在众目睽睽之下,承认自己最强的是刀法。这种事情刀神能干的出来,但是陆元昊肯定干不出来。
    能够曝光的底牌,就不叫底牌。
    上次陆元昊在天机阁一战也用了刀法,因为少有人知,他这么说,魏君当时是相信了的。
    但是这次,在全天下人的注视之下,陆元昊还这么说,魏君一个字都不信。
    就陆元昊这种性子,怎么可能让世人知道自己的底牌。
    肯定不知道藏着多少后手呢。
    不过魏君敢保证,从今以后,陆元昊会拎着一把刀整天在外面晃荡。
    论演戏,这个小胖子也是真的够专业。
    相信能骗过不少人。
    除了实力强之外,在坑人这方面陆元昊同样是一代大师,丝毫不逊色于他的实力。
    魏君还有心情吐槽,但一尘的内心现在是绝望的。
    作为活佛转世,天纵奇才,一尘在极短的时间内便把掌中佛国神通转化为了刀的世界,其天赋和学习速度让刀神都为之惊艳,甚至自愧不如。
    刀神从未见过一尘这样迅速就能学会刀的世界的人,原本刀神甚至准备强行灌说天下无敌,做做无能为力,嘴炮天下第一。小刀,你是真的废物。”
    魏·祖安大师·君上线。
    刀神被魏君骂懵了。
    这次天骄争霸赛不是他们修真者联盟输了吗?
    为什么魏君看上去比祂还生气?
    这不科学啊。
    刀神不理解。
    但祂也不敢真的对魏君动手。
    因为此刻,人形马赛克状态的魔君已经走到了魏君身边,和魏君一样,魔君同样也盛气凌人:“小刀,皮又痒了?又想挨揍了?”
    “哼,魔君,今天是你运气好,下次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刀神道。
    魔君讥笑道:“本座那是运气好吗?本座全都是拜你所赐。要不是你主动教导一尘刀的世界,陆元昊能打赢一尘吗?一尘也根本不会死,本座说不定现在已经落到你手里了。归根结底,这一切还是你厉害啊,运筹帷幄,直接让一尘送了人头。”
    刀神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祂又被扎心了。
    “魔君,够了。”
    魔君当然不会被刀神的威胁吓到。
    普天之下,也包括天之上,魔君只吃魏君的威胁。
    其他人是没有用的。
    所以魔君继续悠然道:“小刀,你是不是修真者联盟的内鬼啊?今天的天骄争霸赛我看了,要不是你一直在控制着暗中送人头,大乾很有可能会以4:1的比分输掉比赛。五场比赛当中,大乾的参赛选手除了四皇子那一战是稳操胜券,其他四场比赛都有可能输。也就是有你在,才让大乾3:2拿下了。小刀,本座很怀疑其实你不是来追杀我的,你是来追随我的。”
    听到魔君这样说,修真者联盟的修行者们看向魔君的眼神也变的有些诡异。
    魔君的话,他们其实是认同的。
    天骄争霸赛一共五局,第一局羽若灵绝对是能够打赢的,只要陈长生吩咐一声,贾瑛也会很合理的输掉比赛。
    而且陈长生曾经两次向刀神提议过这一点,可是都被刀神否了,这不是秘密。
    而一尘会输的这么惨,就更全都是刀神的原因了。
    如果不是刀神制定的战斗策略,以一尘的底蕴,陆元昊绝对不会赢的这么顺利。
    甚至在修真者联盟的大多数人看来,公平竞争的情况下,一尘的胜率至少也能达到六成。
    毕竟一尘的名头比陆元昊还要更大,而且十八世的积累,实在是让人望而生畏。
    所以一尘与其说是输给了陆元昊,不如说输给了刀神。
    一切都怪刀神。
    如果没有刀神,修真者联盟绝对可以赢下这次天骄争霸赛。
    想到这里,古月作为铁血救国会的统一战线盟友,大胆的开麦了:
    “这次我们修真者联盟失利,刀神的确要负主要责任,尤其是在一尘大师的作战策略上。”
    贾瑛的事情不方便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修真者联盟的大修行者都明白这个道理。
    不过一尘的事情是可以说的。
    佛门的高僧此时也忍不住开口:“一尘大师死的冤啊,他本不应该输的。”
    陈长生幽幽道:“我们本来有机会3:2拿下的。”
    刀神:“……”
    感觉到了众叛亲离的滋味。
    “魔君,你休要信口雌黄。”
    魔君随意的摆了摆手,淡然道:“随你怎么狡辩吧,反正本座谢谢你。本座欠魏君一个人情,幸好你替本座还给他了。”
    魏君和魔君来了一个混合双打:“的确是要多谢刀神的慷慨,本来这一次的天骄争霸赛我们大乾就赢麻了。没想到打到第五局,刀神还临时加注,又送了我们大乾一年的国库收入。”
    说到这里,魏君一把握住了刀神的手,动情道:“小刀,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大乾人民永远的朋友。大乾的子民们,来,让我们一起感谢小刀的慷慨。”
    “感谢刀神!”
    从天元城到大乾各处,到处都响起了对刀神歌功颂德的声音。
    毕竟刀神这次是真的给了大乾很多好处,刚才还赠送了大乾一年的国库收入。
    大好人呐。
    刀神的面色涨红,一颗本来应该天塌不惊的道心此时颤动的厉害,张嘴又吐出了一口神血。
    被气的。
    “竖子安敢如此欺我?”刀神目眦欲裂。
    魏君不满的埋怨道:“小刀,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明明是在感谢你,怎么变成欺负你了呢?就算你是刀神,也不能凭空颠倒黑白啊。”
    “竖子,竖子……”
    刀神气的浑身发抖。
    不过魏君完全不当回事,而是直接把手伸到刀神面前:“小刀,付钱吧,我们大乾现在穷啊,就指望着你的支援了。要是没有你,我真不知道大乾要怎么办才好,你可真是我们大乾的救星。”
    “你去死。”
    砰!
    魏君没死成。
    魔君挡在魏君身前,和愤怒中的刀神对了一掌。
    然后刀神飞了出去……
    完全意料之中的场景。
    丝毫不让人意外。
    不过魔君跟在魏君身边久了,也开始学坏了,故意大惊道:“呀,我伤势还没好呢,怎么小刀你这么不禁打?难不成你真的是来帮助本座的?你的戏演的有点假啊。”
    一掌被打飞的刀神愤怒了:“本神的伤势也还没好全。”
    祂之前差点被妖皇打死。
    尽管祂受的伤是可以恢复的,本质上比魔君轻的多,但是祂本来也没有魔君强啊。
    不动用大杀器,就不是魔君的对手,完全是合情合理的。
    不过魔君不讲合理。
    魔君根本不讲道理,只是不屑的撇了撇嘴,吐槽道:“你说你的伤势还没好,谁知道呢,就当没好吧。”
    刀神憋屈的又想喷血。
    什么叫做就当没好?
    本来就没好。
    弄的和祂说谎一样。
    刀神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不过没等祂愤怒,魏君紧接着又开口了:
    “愿赌服输,小刀,你们修真者联盟到了该交钱的时候了。”
    “大乾的子民们,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为大乾赢下了巨额奖励的天骄们,也让我们感谢给我们大乾雪中送炭的好朋友——小刀。”
    “以及,让我们向伟大的失败者修真者联盟致敬。他们虽然输了比赛,但也一定会名留史册。正常情况下,没有人会记住亚军,除非他半场开香槟。”
    魏君和大乾这边的大佬们共同向修真者联盟的人举杯示意,然后笑眯眯的道:“小刀,香槟是这时候才开的。”
    杀人诛心。
    刀神再次受到了暴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