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

    第19章??xx????【为“木南猫”的盟主加更10/10,为“ex小黑猫”的万赏加更】
    天骄争霸赛的最终举办地点定在了天元城。
    中立之城,能够给各方安全感。
    当然,肯定不可能只让天元城的人族和妖族看到比赛。
    这一次的天骄争霸赛很诡异,魏君这边认为大乾稳赢,修真者联盟那边也认为修真者联盟稳赢。
    所以,两边都想让更多的人看到。
    魏君不知道修真者联盟用什么办法,不过他让大皇子启动了监天镜,给全国的百姓送上一份精彩的直播。
    一页书也可以用,不过被白倾心炼制后,一页书的神奇被隐藏起来,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甚至说不定在未来能够起到奇效。。
    监天镜是早就已经曝光的镇国神器,所以还是动用监天镜最稳妥。
    尽管启动监天镜花费不菲,不过这是值得的。
    针对修真者联盟的大胜,肯定能够振奋国民的士气,提高大乾的凝聚力,这是钱买不回来的东西。
    修真者联盟也认为这一次的天骄争霸赛肯定能够一扫联盟的颓势,为修真者联盟重振旗鼓,所以在刀神的示意下,修真者联盟也狠狠的出了一把血。
    出的魏君都懵了。
    “殿下,你刚才说的什么?我好像出现幻听了。”
    大皇子的脸色比魏君还诡异:“修真者联盟的人说,这一次启动监天镜所需要花费的资源由他们来出,要求是必须要覆盖大陆全境,让所有人包括妖庭都能看的到这一次的天骄争霸赛。”
    魏君:“……”
    他能说什么?
    他只能说,运输大队长这个位置的竞争激烈程度简直前所未有。
    刀神坚决不让狐王专美于前,另外还有西大陆的杜威在虎视眈眈。
    竞争太激烈了。
    很有老师当年的风范啊。
    “魏君,我们要答应吗?”大皇子问道。
    修真者联盟这么有自信,让他有些打退堂鼓了。
    毕竟修真者联盟的高层也不是傻子,肯定不可能自己出钱让天下人看自己出丑。
    不过魏君当即就拍板决定道:“答应,必须要答应,别人给我们送钱,我们不答应那就不就是蠢吗?”
    讲道理过去这些年在乾帝的“英明领导”下,大乾的日子还是过的很紧巴巴的,国库都已经被掏空了。
    监天镜的启动花费不菲,尽管肯定值得,可既然修真者联盟愿意当冤大头,大乾这点钱肯定还是能省则省。
    更何况修真者联盟要求的是让监天镜的范围覆盖全境,甚至包括妖庭,这需要花费更多的资源,还需要妖庭那边的同意。
    后者倒是不是问题,毕竟有狐王在。
    前者的话,修真者联盟也给解决了。
    这感觉就像是鹰酱资助了我们的帝都奥运会,然后我们在自家门口、在全世界的见证下拿了金牌榜第一。
    比单纯的赢可爽多了。
    大皇子也知道大乾肯定不亏,不过他并没有魏君这么强大的底气,还是忍不住提醒道:“魏君,刀神不傻。刀神敢这么做,肯定有必胜的把握。”
    “我知道,看来我要调整一下出战的名单。”魏君道。
    魏君本来是准备按照让二追三的剧本进行。
    那是最跌宕起伏的剧情,也是最扣人心弦的表演,最重要的是,那是最杀人诛心的比赛方式。
    不过既然修真者联盟这么大方,魏君决定稳妥一点。
    万一让二了,修真者联盟那边临时反悔,也想走稳妥路线,让贾瑛突然认输,为难的就是大乾了。
    尽管这种可能性不大,可魏君还是决定将危险消灭在萌芽当中。
    让二追三是有10%翻车风险的,第一局还是先赢下来为好,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不能太直接就让修真者联盟拿到赛点。
    所以魏君临时决定,让贾瑛第一个上。
    这个决定很突然,不过好在贾瑛是一个训练有素的专业人才,很快就明白了魏君的意思。
    “第一场我们必须拿下?”贾瑛问道。
    魏君点了点头,道:“你不是说刀神要送你一场吗?”
    “对,本来陈长生是安排我输一场的,不过刀神的信心很足。他说要送我一场,帮助我在大乾内部爬的更高。除了我之外,刀神有把握另外再赢三场。”
    “巧了,我和刀神一个想法。”魏君轻笑道。
    大家的打算都是一样的,操作也都是一样的。
    不过结果肯定会有不同。
    那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
    魏君不会去思考答案,这是留给刀神思考的。
    魏君只是让贾瑛把他改变出场顺序的消息在第一时间传回了修真者联盟。
    修真者联盟那边立刻就开始了紧急的磋商。
    陈长生还是想拿一个开门红,稳妥为上,所以再次向刀神建议道:“我们还是让贾瑛认输吧,这一次赌的太大,多赢一场就多一分把握。”
    毫无疑问,陈长生的打算是正确的。
    魏君的担心也是正确的。
    真要是让修真者联盟先赢了两场,陈长生甚至有可能给贾瑛下令,让贾瑛直接放弃。
    毕竟刀神虽然名义上比陈长生他们这些大修行者高一级,可这些大修行者不是刀神的奴才,他们的个人意志很独立。
    刀神是刀神,他们是他们,他们并不唯刀神马首是瞻。
    所以稳一手,是很有必要的。
    不过刀神没有让魏君失望。
    刀神稳坐c位,神情淡然,言谈自如:“陈宗主的担忧是对的,不过还是见的世面太少。格局放大一点,我们不仅要赢,还要赢的漂亮,赢的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贾瑛既然是你们长生宗辛辛苦苦培养的棋子,就让他在后面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现在就出动这颗棋子,太浪费了。陈宗主,耐心一点,没有耐心,是干不了大事的。”
    刀神都这么说了,陈长生还能说什么?
    他只能俯首应是:“谨遵刀神的神旨。”
    刀神点了点头,继续道:“诸位,不必担心,魏君会变阵,本来就在本神的意料之中。不过不管魏君怎么变阵,都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算计都只能自取灭亡。魏君这样朝令夕改,只能说明魏君根本没有必胜的把握。”
    “刀神英明。”
    尽管修真者联盟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刀神很英明,不过在看到尘珈、上官婉儿和一尘的实力后,修真者联盟大多数修行者也的确认同刀神的观点:
    修真者联盟赢定了!
    所以,即便送一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们甚至有底气送两场。
    天骄争霸赛如期开幕,在观战台上,坐满了那种名动天下的大人物。
    比如狐王、刀神、姬帅、魏君……包括即将登基的大皇子,也出现在了天元城。
    这一次的天骄争霸赛搞的阵仗很大,而且很有可能是大乾和修真者联盟战前的预演,所以很多人都很关心。
    比赛还没有开始,得到了修真者联盟充值的监天镜就已经开始启动。
    在观战台上,魏君也已经开始了和刀神的唇枪舌剑。
    魏君:“感谢刀神的支援,让我们大乾能够在天下人的注视下取得一次辉煌的大胜。”
    刀神呵呵一笑:“魏君,话不要说的这么满。这场天骄争霸赛最后到底谁赢谁输,还说不定呢。”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
    双方都已经把赌注拿了出来,现在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
    当然,有些赌注即便拿出来,也未必就能够顺利的到赢家手中。
    比如魔君……
    即便修真者联盟赢了,他们也没实力能够顺利接收魔君。
    不过那就是修真者联盟的事情了。
    魏君和大乾是不会帮他们考虑这种问题的。
    刀神四处打量了一下,然后便盯住了一个人形马赛克,缓缓的点了点头:“魏君,你是一个信人。”
    那个人形马赛克,当然就是魔君。
    全天下的直播,众目睽睽之下,魔君肯定不能以猫的形态示人。
    她是很要脸的。
    不过魔君也不愿意曝光自己的真容,她想保持自己的神秘感。
    所以世人看到的,便是一个人形马赛克。
    除了魏君之外,谁都看不到魔君现在真实的样子。
    刀神也看不到,刀神的实力并没有凌驾于魔君之上。
    不过刀神感应到了魔君体内的伤势,心头顿时一松。
    很好,和祂预料的一样,魔君的伤势没有得到任何缓解。
    有那件大杀器在,拿下受伤状态的魔君,刀神感觉问题不大,所以祂的心情相当的不错。
    甚至还有闲情逸致和狐王打了个招呼:
    “听说狐王的女儿也参加了这次的天骄选拔赛。”
    狐王点了点头:“我女儿瑶瑶是乾国人,自然要为大乾出战,刀神应该不会介意吧。”
    刀神哈哈大笑:“本神自然不介意,不过可惜,任姑娘恐怕要遭受一场惨痛的失败了。”
    狐王的脸上挂着智珠在握的笑容,反唇相讥道:“刀神上次和我皇动手之前,是不是也认为我皇将遭受一场惨痛的失败?”
    刀神的笑声瞬间僵住。
    败在妖皇手上,是刀神永远的痛。
    最痛的就是现在刀神依旧没有把握能够打赢妖皇,甚至没有把握能够在妖皇的手下逃生。
    没办法,妖皇实在是太克祂了,这是种族天赋上的压制,刀神根本破解不了。
    见狐王把刀神怼的哑口无言,魏君由衷的感慨道:“不愧是我们大乾人民的老朋友,狐王,你想来我们铁血救国会当一个客卿盟友吗?”
    狐王有些受宠若惊:“我可以吗?”
    难道本王对于魏君的拉拢起作用了?
    魏君竟然在这种万众瞩目的场合对本王的态度这么好。
    狐王都不敢相信。
    魏君给予了狐王肯定的答案:“狐王你太可以了,你对大乾的贡献,绝对超过了九成九的大乾百姓。”
    魏君说的是大实话。
    但狐王听了之后感觉颇为羞愧。
    “魏大人你实在是太客气了,我不过就是为大乾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贡献,其实没有做太多事情的。”
    狐王心道本王的本意也不是为了你们大乾。
    不过魏君作为一个聪明人,应该知道自己的本意才对。
    现在竟然对本王的态度这么好,只能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看来魏君已经彻底被本王的诚意所征服了。
    自己果然走在一个正确的道路上。
    狐王坚定了自己的看法。
    而另外一边的鹰王则是冷哼了一声,声音冰冷:“狐王你果然是个妖奸,本王没有看错你。”
    魏君扭头看了看鹰王,目光顿时变的就有些奇怪。
    “借尸还魂?妖庭还有这种技术?”
    鹰王现在已经有了身体,不再是残魂状态。
    而魏君看到的鹰王身体,竟然是它之前的尸体。
    所以魏君才有了“借尸还魂”这个说法。
    狐王主动解释道:“是我皇为了鹰王,亲自上天尸宗做了一回客。”
    魏君若有所思:“看来妖皇对鹰王很看重啊。”
    可怜的食铁兽。
    还不知道鹰王也和他不是一条心。
    鹰王再次冷哼一声,它没有搭理魏君,因为它和魏君不熟。
    鹰王只是用冰冷的目光看向了大皇子,冷声道:“小子,你最好小心点,别犯在本王手里,不然大乾就要再换一个皇帝了。”
    “放肆。”
    “找死。”
    “天元城不得开启种族战争。”
    鹰王的话,在今天这个时刻,天元城这种地方,无疑是犯了忌讳的。
    不过鹰王桀骜不驯,丝毫不带怕的。
    大皇子也是面带笑容,并没有因为鹰王的话而勃然大怒,反而笑着安抚了一下周围人的情绪。
    “大家稍安勿躁,不用因为一些爬虫的可笑言论就动怒,无能的家伙才会只用语言威胁。”
    鹰王眼中怒色一闪即逝,还想再说些什么,不过魏君没给它继续发挥演技的机会。
    言多必失。
    差不多就行了。
    刚才的表演足够让世人知道鹰王和大皇子不共戴天了。
    魏君迅速把话题重新扭转到了天骄争霸赛上。
    在确定监天镜已经顺利开启后,魏君问了一下刀神的意见,便宣布天骄争霸赛正式开始。
    在这个瞬间,仿佛整个天下都安静了下来。
    无数双目光都看向了半空。
    监天镜全程直播今天的战斗,足以免费让世人看一场大戏了。
    这场大戏,甚至吸引了天外的目光。
    世界之外,文明学堂。
    观察者蓝晴主动暂停了和盗火者罪傲的的对弈,对于这一次的天骄争霸赛,蓝晴也十分有兴趣。
    观察一个世界最有潜力的年轻人,以及他们到底能够迸发出多大的能量,对于观察者来说是极为重要的。
    她不能错过这种机会。
    看了一眼旁边的罪傲,蓝晴本着同情对方的想法,和罪傲共享了视角。
    “道友,你看好哪一方?”蓝晴问道。
    罪傲权衡了一下,然后果断道:“大乾。”
    蓝晴一怔。
    什么情况?
    罪傲也看出魏君的不凡了?
    不应该啊。
    论观察能力,罪傲比她差的很远。
    “为什么?”蓝晴问道。
    罪傲正色道:“有乾帝在,我永远看好大乾。”
    蓝晴直接大声咳嗽了起来。
    这个答案……确实让她没绷住。
    罪傲根据一个错误的逻辑,推理得出了一个正确的结论。
    这让她无言以对。
    蓝晴的反应让罪傲有些奇怪。
    “道友你看好修真者联盟?”罪傲问道。
    蓝晴道:“不,我也看好大乾。”
    罪傲意料之中的点了点头:“相信我,不会错的。有乾帝在,大乾这边的天骄肯定藏龙卧虎。”
    蓝晴:“……道友果然聪慧,你说的都对。”
    完了,回不去了。
    盗火者的逼格在她心目中从此一去不复返。
    缺少了观察者的辅助,盗火者就如同缺了一双眼睛,真的变成了瞎子。
    当然,观察者观察的对象不是盗火者。
    蓝晴很快就把注意力放在了天骄选拔赛的直播上。
    第一战,大乾派出的人是贾瑛,而修真者联盟派出的人,也是在修行界包括全天下都小有名气的一个后起之秀——碧凌谷的羽若灵。
    魏君贴心的为这一次的天骄选拔赛配备了解说。
    一个没有解说的比赛是不专业的。
    负责给羽若灵解说的是梦姑娘。
    作为一个中立门派的代表,她的解说立场不会受到质疑,最重要的是,她走了后门。
    谁让她和魏君的关系好呢。
    梦姑娘很专业的向世人介绍了羽若灵的资料:
    “羽若灵仙子是碧凌谷年轻一代第一人,也是这一次天骄榜更迭之后,从三十二名直接冲到第三的超级天才,仅次于一尘和尘珈。
    “在天机阁覆灭后,碧凌谷已经取代了天机阁,晋升为修真者联盟内部第十个一品仙门。
    “羽若灵仙子除了在天骄榜上排名第三,在最新更新的绝色榜上同样排名第三,拥有很多的追求者。所以也一直有传言,说羽若灵这一次之所以能够冲到天骄榜第三,不是因为她真的有第三的实力,而是她面对的对手总是向她放水。
    “当然,传言只是传言,一切都未经证实。修真者联盟既然敢让羽若灵打第一场天骄争霸赛,相信肯定是对羽若灵有信心的。薛将军,你认为呢?”
    梦姑娘把话题抛给了薛将军。
    薛将军是魏君准备的第二名解说。
    魏君倒不是小气,不给修真者联盟的人解说的机会,问题是修真者联盟的人自己也没申请啊。
    他们连解说的概念都没有。
    魏君有。
    还很贴心的为大乾百姓准备了一对美女解说组合。
    梦姑娘是妙音坊的头牌,也是修行界的仙子。
    薛将军更不用说了,在卫国战场上就已经崭露头角,是年轻一代有数的将星种子。
    如果不是这一次大乾突然冒出来几个妖孽,薛将军在五人名额中占据一席之地也是很有可能的。
    让薛将军和梦姑娘来解说,不仅养眼,而且专业。
    尤其是薛将军,她的实力可是很强的。
    梦姑娘把话题抛了过来,薛将军立刻就接住了:“放水之说纯属是无稽之谈,但凡天骄者,都知道能够参加这一次比赛的重要性,对于他们未来的成就甚至都能够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所以肯定不会放水。不过面对羽若灵这种仙子一样的女神,有些男性修行者有怜香惜玉的心思是很正常的,导致他们发挥不出来百分之百的实力,也并不奇怪。”
    梦姑娘轻笑道:“贾瑛应该不会有这个问题。”
    薛将军点头道:“的确,贾瑛不会有这个问题,毕竟我们都知道,相比于去妙音坊和红袖招,怡红公子更喜欢去象姑馆。”
    听到薛将军这样说,大乾各处都响起了笑声。
    这段时间四大纨绔没少上“热搜”,导致世人对于四大纨绔的资料都烂熟于心了。
    上官星风是个喜欢被虐的变态,而贾瑛则是一个喜欢击剑的男人。
    修真者联盟要是送来一个风流倜傥的男性修行者,大乾百姓可能还有点担心。
    但是面对羽若灵,那就不用担心了。
    贾瑛肯定能够发挥出自己的真实水平。
    事实也的确如此。
    在梦姑娘和薛将军把贾瑛和羽若灵的资料介绍完毕后,裁判也宣布两人的比赛正式开始。
    天元城禁止动刀兵,不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更何况天元城不止是有人,还有妖。
    他们之间肯定也会有矛盾,有矛盾就要有解决的地方。
    所以在天元城的正中心,有一片古战场,是圣人当年建造天元城的时候特意打造的。
    如果双方的矛盾真的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那可以申请去古战场一决生死。不过这个古战场一年也只能开启一次,以防止被滥用。
    这一次古战场的开启,是魏君和修真者联盟共同申请的,不算在天元城的消耗次数当中。
    进入这片古战场比拼,除非实力超过了圣人,否则无需担心彼此打斗造成的破坏力外泄会威胁到天元城的百姓和建筑。
    也方便比拼者使出浑身解数。
    当比赛正式开始之后,贾瑛就选择了火力全开。
    反正修真者联盟也是让他赢的,他自然不需要留手。
    反而是羽若灵,有些束手束脚。
    她最擅长的其实是身法,准确的说是空间之道。
    纵然实力不如贾瑛,可和贾瑛周旋几个时辰还是做的到的。
    贾瑛的速度还真赶不上她。
    但是当动手的那一刻,羽若灵想到了师门长辈对自己的叮嘱:
    “若灵,第一场比赛你要输掉,这是刀神的意思。”
    羽若灵当时一脸黑人问号。
    “这关系到我们门派的前途。”
    羽若灵心道按照这次比赛的规则,我只要赢一场,拿到的资源足够让我修行到全天下绝大多数人包括妖族,都被婉儿克制,婉儿的能力太厉害了。”薛将军苦笑道。
    音神也是证得了真神的存在,在音道上的领悟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原本大乾百姓对于薛将军如此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说法还有些不服,但是当上官婉儿的玉笛放在红唇边,轻启朱唇,吹响了一曲哀乐之后,整个天下都失声了。
    只有上官婉儿哀伤的音乐,在天下四处响起。
    一曲肝肠断!
    所有人都在这伤感的乐声中,想到了自己这一生最痛苦的事情。
    甚至在观战台上,还没有完全恢复的鹰王都已经目眦欲裂,表情狰狞而痛苦。
    狐王也有些神情恍惚,嘴角出现了一滴清泪。
    就连刀神,眼神都有些追忆,想到了很久之前一段埋藏在心底的往事。
    而他们遭受的只不过是余波的攻击。
    林将军直面上官婉儿,承受的是上官婉儿最大程度的攻击。
    不知何时,她已经泪流满面,手中的丈八蛇矛更是早已经无力的放在了地上。
    当林将军彻底清醒过来之后,上官婉儿的玉笛已经点在了她的额头之上。
    迎接她的,是上官婉儿绝美的面容,和她宣判的死刑:
    “颦儿,如果我们是在战场上,你已经死了哦。”
    大乾各地,鸦雀无声。
    这不是秒杀,但是是完全的碾压。
    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战斗。
    尽管贾瑛也赢了一场,比分只不过刚刚扳平为1:1。但是和上官婉儿碾压性的获胜比起来,贾瑛和羽若灵的苦战论震慑力,是远远不如上官婉儿的。
    解说台上,薛将军轻叹道:“这就是音神的实力,这就是修真者联盟的底蕴。必须要承认,面对婉儿,我们大乾的年轻一代恐怕唯有陆元昊能够一战了。”
    薛将军说的是对的。
    因为就在刚刚,在大多数人都被上官婉儿的哀乐勾起了悲伤的情绪,被带入其中后,陆元昊从双耳当中掏出了两团棉球。
    隔音用的,特殊手法炼制过。
    然后陆元昊又撤掉了围在自己身边的十八重阵法——同样是隔音阵法。
    他没有中招。
    陆元昊早早就猜到了上官婉儿会用音攻,所以提前就做好了准备。
    和陆元昊比起来,林将军——还是太莽了。
    这一战,她输的毫无脾气。
    魏君也大度的为上官婉儿祝贺,同时不动声色的帮助上官婉儿提高声望:“不愧是音神转世,上官小姐在音之一道上的领悟,已经是另外一个层次。输给这样的存在,大乾不丢人。现在只是1:1打平,胜利最终还是属于我们的。”
    刀神哈哈一笑:“魏君,你信不信,下一场的胜利还是属于我们修真者联盟?”
    魏君心道我当然信。
    因为下一场也是本天帝免费送你的。
    谁让你下一个准备派尘珈出场呢。
    尘珈出场后,魏君派出的是任瑶瑶。
    这是一场铁血救国会成员之间的内战。
    不过世人不知道这一点,甚至比赛的双方都不知道这一点。
    他们是互相隐瞒了身份的。
    在任瑶瑶上场之前,魏君就已经给她传过音:“尘珈有刀神的全力支持,实力已经大进,你不是他的对手,必要的时候可以认输。放心,后两场我们稳赢。而且你只有输掉这一战,才更有理由从妖庭你娘亲拿到更多的好东西。”
    魏君的最后一句话,说服了任瑶瑶。
    不过任瑶瑶本来还是打算和尘珈拼一拼的。
    能赢自然更好。
    可一分钟过后,任瑶瑶就意识到,魏君说的是对的。
    尽管她得到了狐王的全力培养,但尘珈的背后同样有整个修真者联盟的支持。
    而且她最大的大腿是狐王,可尘珈的大腿是刀神。
    大腿之间就存在实力上的差距。
    再加上任瑶瑶的实力本来也不如尘珈。
    双方同样都开挂,一样的时间,任瑶瑶要是能够打得过尘珈,那才是见了鬼了。
    任瑶瑶和尘珈之间的实力差距没有林将军和上官婉儿之间的实力差距大,但是也稳定到让人绝望。
    无论任瑶瑶如何挣扎拼命,都无法对抗尘珈手中的剑。
    不到一刻钟时间,任瑶瑶身上就已经四处挂彩。
    而尘珈毫发无伤。
    狐王看的十分心疼,同时还有后悔。
    还是她这个做娘的支持力度不够大啊。
    看尘珈就知道,这段时间他绝对没少嗑药。
    而且剑法精进的竟然有几分剑神的风采了,当真是不可思议。
    不过最不可思议的,还是尘珈的刀。
    尘珈的剑,已经是任瑶瑶无法对抗的了。
    而当尘珈抽刀之后,结果再无悬念。
    尘珈的长刀,稳稳的架在了任瑶瑶的脖子上。
    任瑶瑶无奈认输。
    薛将军也无奈的解说道:“技不如人,没什么好说的,任瑶瑶在硬实力上和尘珈存在全方位的差距。不过尘珈的进步也确实惊人,他的剑法已经精进的很厉害了,没想到又修炼了刀法,竟然走了刀剑双绝的路子。刀剑双修未必能够超越单纯的剑道,可尘珈显然已经实力大进,他应该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道,实在是可敬可怖。”
    至此,大乾在赢得了开门红之后,局势急转直下,连输两局。
    大乾的百姓开始极度不安,甚至出现了少许的反对声音。
    而观战台上的刀神更是毫不掩饰自己的态度,直接大胆开麦:“魏君,看来笑到最后的还是我们修真者联盟。辛苦你筹办了这一次的天骄选拔赛,为我们修真者联盟的天骄扬名不说,还送给我们修真者联盟这么多好东西。”
    “刀神以为自己赢定了?”魏君反问道。
    刀神哈哈大笑:“全天下都看的出来,大局已定,来人,倒酒。”
    马上就到赛点了。
    中场开个香槟,一点都不过分。
    他们修真者联盟可是还有必胜的一尘压轴呢。
    此时修真者联盟的其他人也已经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刀神确实是刀神,判断都是对的。
    尽管送了大乾一局,但一切都在刀神的掌控当中。
    刀神等修真者联盟的人为自己准备好灵酒后,主动向魏君举杯:“来,向伟大的失败者大乾致敬!”
    修真者联盟的人齐声响应:“向伟大的失败者大乾致敬!”
    魏君:“……”
    这人品败的。
    也是没谁了。
    “刀神,莫要得意忘形,要记得,我们是五局三胜。上官婉儿是音神转世,尘珈也确实是一个不世出的天骄,输给他们,我们大乾认了。可是还有两局比赛呢,现在就谈胜利,未免有些言之过早。”
    刀神随意道:“早晚的事,既然你这么急着找死,那就开始第四局。”
    第四局赢不赢,刀神根本无所谓。
    反正第五局稳赢。
    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刀神很淡定。
    魏君更淡定。
    一切都在按他编写的剧本进行。
    ??xx????。
    反击从现在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