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运动会让你停止哭泣!

    菜,全部上桌了。

    不论是谁都发现了,今年的菜比往年都要来的丰盛。

    为了准备出这顿丰盛的午餐,一向精打细算的小婶子还特地让小叔上街买了点卤味,显得十分好客。

    菜虽然很丰盛,但餐桌上的人都心思各异。

    而最具标志性的就是爷爷许汉山以及堂哥许岩,脸上写着满满的自闭。

    爷爷的自闭是因为听到了一段沉甸甸的语音,而堂哥的自闭则是来自自己的蓝猫淘气三千问,问得自己怀疑了人生。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究其根源都是由一人所引起的,也就是此时唯一大快朵颐吃着美餐的许逸。

    大约七八分钟,许逸终于把晚饭里的米饭给干完了,他望了眼欲言又止的众人,平淡道:“好了,我吃完了,有什么要问的就全部问吧!”

    倒不是许逸没有礼数,故意端着架子,而是那一声‘二十万到账’委实让人有些太难以置信了。

    继而导致,这几个字眼不停地在众人的脑中盘旋,一下子对午饭都没了胃口。

    关于钱的话题本来就十分敏感,纵使大家心里都有很多疑问,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开口。

    到了最终,许平治只好站了出来,象征性的问道:“这钱真的全是游戏里赚的?”

    为什么说是象征性呢,很简单!

    哪怕许平治说话一向直来直去,但他不至于一点忌讳都不懂。

    不管儿子的钱来得正不正,该表扬还是该责备,都应该关起门来自行解决。

    要是真闹出笑话了,真丢人的就不只是儿子一个人,而是全家了。

    更何况,这一次涉及的金额还不小,不论好坏都是不小的麻烦。

    许逸很聪明,一下就领会了自家老爸的话,点头道:“是的!”

    一旦有人起了头,某些大嘴巴那就有些忍不住了,不等许平治继续追问,便着急地打断道:“小逸啊,不是大伯母不相信你,今天这事你一定得跟你爸交代清楚了,年纪轻轻一旦走错了路,将来可是后悔都来不及啊!”

    这大伯母一开腔,就仿佛要把许逸给定性,别说究竟是不是这回事,光凭这一点就足够恶心人的了。

    不过,有些事还真不经说,这一下子就把所有人的神经给挑了起来。

    哪怕是小婶子涌起的满腔热情都平息了不少。

    虽然都没开口,但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深怕对方说出了个万一。

    而这时,大伯母要是注意到的话,定会发现,他的宝贝小儿子已经在给他疯狂的打眼色了。

    要是换做之前,他或许也会生出这种幸灾乐祸的想法。

    但现在不同了,在通过他的蓝猫淘气三千问之后,他已经百分百确认,某人的钱是来得堂堂正正的了。

    哪怕他不是很想承认,却也不得不承认,有时候真得造化弄人。

    或许当初自己不去装那个币,就不会给某人亮狗牌的机会了,而相应的一切也就不会发生了。

    说实话,许逸这次就想安安分分的来吃顿饭,还真没有丝毫凡尔赛的想法。

    可惜啊,这大伯母就喜欢自个儿往枪口上撞。

    许逸也不是善男信女,见对方老毛病又犯了,最后一丝耐心也就磨光了,他笑眯眯的看向对方:“大伯母其实你真想知道,其实问堂哥就行了,他不也靠着游戏赚了钱么,他肯定一清二楚。”

    大伯母一听,一时间没怎么反应过来,皱着眉道:“你堂哥赚自己钱,和你赚什么钱能扯得上什么关系!”

    见自己老妈越问越起劲,许岩也是越来越犯难了,因为他知道,要是再问下难堪的肯定是他妈自己。

    所幸他一咬牙,也顾不得老妈会不会心里难受,自己把事实说了出来:“妈,你别问了,许逸的来路是正的,因为他就是我哪款游戏全服最强的玩家!”

    大伯母虽然不懂全服两个字代表着什么,但她对最强二字可不陌生。

    虽然心里隐隐猜到了什么,却依然想要一个准确的答复

    许岩见自己老妈还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干脆就把话说得更明白了一些:“全服最强的意思,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玩家所有人都没他强!”

    其实说出这话的时候,许岩也很难受,但他觉得这总比一会她妈打破砂锅问到底,被一拳来个ko更好一些。

    毕竟儿子还是自己人,有些话说出来不至于那么令人难以接受。

    这会,大伯母再笨也差不多明白了过来,自己一向看不起的侄儿不仅比自己儿子在游戏中更赚钱,连全国同样玩这款游戏的人都没有人家有出息。

    一想到这一点,她心里那叫一个难受啊,心想,游戏玩得再好也是游戏,还能当饭吃?

    但转念一想,貌似自己前面还在夸儿子在那游戏上赚了不少钱,顿时有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

    没错,还真是能当饭吃!

    先有许岩在游戏中赚钱的例子,所以一下子许逸在游戏中能赚到钱这件事就更容易被大家所接受了。

    不过,许逸还是个实在人,实在怕大伯母呛得直接倒在病床上,硬是咬死自己只赚了百来万。

    因为他知道,要是自己真按真实情况在后面加两个0,估计就不是呛不呛的问题了。

    可能众人都得急着叫救护车了,顺便还会帮他挂个神经科的诊疗号。

    这傻孩子,天天玩游戏,估计脑子瓦特了吧!

    对他们这群辛辛苦苦一年就赚个十万不到的长辈来说,一百万已经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而当这个数字一旦达到承载极限,自然而然会生出荒唐二字

    许逸不想大费周章去解释其中的缘由,就只能‘自降身价’了。

    饭,最终还是吃完了!

    但几个长辈都有些魂不守舍。

    像大伯母家开个小卖部,一年也能挣个十来万,多少还能接受所谓100万的巨款。

    顶多就是,心里有些被恶心到而已。

    而许逸的爸妈,就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内心的想法了。

    回去的路上,杨琴一直在想着一个问题。

    左右就是,该不该以代为保管的名义,让对方先把钱交出来。

    不管孩子再出息,在父母的眼中永远是孩子。

    杨琴深怕因为钱来的太过容易,养成不把钱当钱花的习惯,更或者不把钱用在正途上。

    并且,就算对方把钱交出来,杨琴夫妻俩也不会去动它,肯定给儿子留着娶媳妇用。

    让杨琴庆幸的是,自己的儿子真的长大了。

    一回家后,除了自留一万的钱,把‘剩余’79万主动交了出来。

    特别是那一句,你们这些年也辛苦了,我早就想赚钱给你们盖个新房子了。

    直接把杨琴激动地抽泣不止!

    要不是老公回房后用运动帮忙平复情绪,可能一时半会还停不下来。

    毕竟,你一运动也就只会哭一会,哭累了自然就不哭了,因为运动都是耗体力的事情,没谁能够一直持续下去……

    ()

    书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