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您的储蓄账户已到账!

    家长里短一般都不会是带把的所关注的事情,而当话题一旦上升到足以撬动一家生计的金额上,就算是一向不被认可的事物也足以让人侧目。

    “什么游戏还得花两万多的钱去玩?”

    侄儿的话立马触及到了许平治的知识盲区,让他不自禁的看了过去。

    这次许平治还是收了嘴的,要是换成早前没长记性那会,还会蹦出一句,那个傻帽会去花这个冤枉钱。

    这话要是说出来,可不得把人得罪死。

    没错,以前的许平治就是这么刚!

    侄儿许岩也显然没有品尝出自家二叔的言外之意,有些自得到:“二叔应该从电视上看过最近国家联合运营商推出的游戏了吧,就是这个,这游戏的启动资金虽然不便宜,但真要懂得里面的窍门,很容易就能把钱赚回来!”

    许岩的老母亲也是帮腔道:“想当初我也不同意这孩子花这么多的钱,可有时候年轻人的东西还真不能一味的排斥,许岩还算争气这几天都争了上千块钱了!”

    “本来吧,我这钱也就准备砸进去给他涨个记性,让他好好收收心,但没想到他还真有点能耐,也总算没有白费了我一番苦心!”

    动不动就砸几万给孩子收心,这大伯母的口气,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她家是挖矿的呢。

    就在场的人,谁对谁不是知根知底,也就是许逸啊,你跟你堂哥玩得是一个游戏?”

    以许逸家如今的条件,哪怕真买得起设备,也不舍得买。

    这大伯母显然不是真的关心许逸游戏不游戏的事,就希望通过昂贵的设备费用施展降维打击。

    许逸原本不想掺和这个事,昨晚为了摆平颜筱这个小怨妇,两个人硬是到这个份上了,再支支吾吾也就太对不起一再忍让的老妈了。

    许逸揉了揉有些发涩的眼睛,看向大伯母道:“朋友那接触过,的确能赚不少钱!”

    大伯母没有太在意,下意识接道:“这样啊,那的确可惜了,都说你这孩子玩游戏挺有天分,可毕竟是人家的东西你也不能老拿来玩,要不然没准比我家许岩赚得还多了呢!”

    许逸一脸错愕道:“没啊,我自己就有一套游戏设备,朋友借我玩的那几天我就赚到启动资金了!”

    许逸这话一出口,老爸许平治就对着他皱了皱眉,显然是在示意他不要瞎逞能。

    而老妈杨琴,也是一脸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眼角的折皱更清晰了。

    很显然,两老下意识认为对方是在为了面子说胡话。

    可大伯母呢,是一点台阶也不给下,话里话外透露着质疑道:“哦,是么,我就说你这孩子有出息么,这可是两三万呐,我那小卖部也得忙活小两个月!”

    一旁的小姨像是老好人一般,来劝场道:“小逸啊,你可别瞎说胡话,要真有这钱还不如好好存着,将来取媳妇用,玩什么游戏啊!”

    小姨这一劝就老双标了,合着给许岩的天使投资就算是值当,还加出息了。

    这到许逸的头上,就算赚了十倍以上的钱,也是瞎胡闹啊!

    许逸面色不变,笑眯眯道:“这个小姨你放心,我赚的钱还不止这点,其实我连咱家房子改造的钱都存上了,要不是你们今天说起,我还准备留着过完年给爸妈惊喜呢!”

    “噗呲!”

    下一秒,堂哥许岩忍不住笑出了声来,他捧着肚子好笑道:“我说许逸,没发现啊,才工作两年口才就这么好,还好大伙都是自家人,你这玩笑可不能拿出去开啊!”

    许岩的话,一下子受到了不少人的认同,连同一直默默听着儿孙们交流的爷爷也绷着脸发声了:“平治啊,这孩子啊你还真得多照看,我们许家虽然不是什么大户,但人生在世无非再一个诚字,你看看你儿子说话像样?”

    这老太爷难得开口,然而一发话就丝毫没给平治父母留面子,仿佛眼前的这孙子不是自个的,浑浊的老眼中充满了嫌弃。

    许平治脾气一向就急,但他不会在外人面前让儿子给人数落,就算要教训,自己也会偷偷拉回家教训。

    所以,他固然铁青着脸,同样不认为许逸说得是真话,但他就是咬死说道:“我许平治是没什么能耐,但我自己从小养大的儿子自己清楚,他就从来没给我说过一次慌,爸,他可是你亲孙子啊,你就一点都不盼着他好么!”

    说完这句话,许平治的眼眶都红润了,这大半辈子过来了,他心里清楚。

    父母从小就不待见他,一是因为他轴,还有他真不是读书的料。

    但打小,他对二老便是言听计从,从来没有一句怨言。

    可如今呢,连自个儿子跟着一起受气不说,还得当着众人的面给这样数落。

    教养?要说教养,他大哥,小弟的孩子就比他儿子有教养了?

    至少到了这个家,许逸就一直安分地坐在角落里。

    其他几个呢,不是缠着自己的女儿,就是张开闭口赚了什么大钱。

    到底谁踏马,说话不像样了。

    许平治的爆发有些突然,甚至连妻子杨琴都有些始料未及。

    每逢过年,他们家受气都已经成了惯例,可也没见自己老公这么硬气过。

    杨琴看了看自己的儿子,随即又马上明白了过来。

    虽然老许动不动在家数落孩子,可打心底是把对方当成自己最大的成就。

    可如今唯一在意的东西,都被人重伤得一文不值了,就算是老实人也会跟人犯急啊!

    老太爷,还从未给许平治顶撞过,这会一下子给气的连连咳嗽了起来,手指着许平治愣是说不出话来。

    这么一闹,老大老三也沉不住气,一并开始连炮轰击。

    说什么老二自己都做父亲了,也不懂得敬重长辈,全然把许家说成了一文不值。

    “呼!”眼看局面越来越不可收拾,静坐着的许逸深深吸了口气,随即站起身来道:“爷爷,我往你储蓄里打了些钱,这以后呐,我红包也就不给你准备了,这就一次性了哈!”

    “爸,我们回家呗!”

    听到许逸这句话,大伯家以及小叔家全部怒目相对,这可不是在给老爷子火上浇油么。

    可就在这个时候,老人家手上的腕表,突然传出了刺耳的提示声:“您的储蓄账户到账,二十万元整,请注意查收!”

    老人家,耳朵有点背,习惯性把什么音量都调到最大。

    这可不赶巧了,小喇叭一般的音量一传出,在此刻无异于一颗蹿天响雷,将呲牙咧嘴的几人全部震在了当场!

    书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