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唠嗑么,就是玩啊!

    俗话说冲动是魔鬼,真的一点错都没有。

    原本就智商超群的颜筱在经历了两年的社会实践之后,连她的短板情商都给弥补上了。

    这也导致许逸不可避免的‘栽’在了她的手里。

    颜筱充分利用了许逸大男子主义的缺点,一招自陷泥沼,瞬间瓦解了许逸最后的防御。

    而后,许逸就转守为攻,狂甩对方的嘴唇,甩得歇斯底里,甩得上气不接下气。

    原本按照颜筱的意思,今天就让对方成为真正的成年人。

    并且,差点就让许逸迷失在对方的温柔之中。

    可惜,许逸心中仅存的理智告诉他,还不是时候。

    当前的局势还不明朗,两年后的存亡大战就算是他也没有丝毫把握。

    既然无法给对方负责,那就没必要走到最后那一步了。

    两人最终还是没有回到约定中的第二场位置,给许文西几人去了个电话,便各自回家了。

    许逸能看出颜筱心中的不舍,但他知道,两人再缠绵下去,他就真得稳不住了。

    最终只能答应对方,会一直保持联系。

    聪明的两人也没有再谈什么恢复从前的关系,因为有些情愫已经在悄然间酝酿了起来,无需直接点破。

    ……

    第二天,各家各户都要开始走亲戚了。

    许逸家也没有例外,再开年的第一天便前往了小叔家,给二老拜年。

    每年的这一天,也是小叔家最热闹的一天,散出去的叶子,一并归了根。

    二老总共育有三子,许逸的父亲许平治在在家排行老二,颇有些爹不疼娘不爱的感觉。

    大伯家的新房装修,二老有出钱。

    小叔因为要带着二老,所以祖屋也就留给了他们,算是无可厚非。

    而小叔的老婆很精明,精打细算之下,也将祖屋翻新,改成了新房。

    最惨的就是许平治了,结婚办酒席的钱还是自个儿借的。

    二老深怕小叔没房娶不着媳妇,硬是只给许平治用人情请了个厨工,不要钱,其他的是一个子儿都没留。

    按理说,这种事隔谁身上都会生气。

    唯独许平治屁都没吭一声,给自己娘们说,两只手长自个儿身上,要什么靠自己,不要去琢磨着二老的钱。

    结果呢,苦了许逸她妈,说什么也得嫁给许平治,从自己娘家舔着脸借来了造房的钱。

    所以啊,直到许逸上了高中,他家才还清了债务,又因为家里有两个孩子,根本攒不下什么钱。

    继而也就成为了三子中混得最不如意的一个。

    大概10点半左右,三家人就全部齐聚一堂了。

    只不过,只有大伯与小叔家打得火热。

    而许平治平时不怎么爱说话,又是个暴脾气,不懂得客套,自觉的坐到了一个角落嗑花生米去了。

    要说这过年相聚哪里是最劲爆的,肯定是妇女区域了。

    比方说,小叔的老婆,儿女明明考上了重点学院,却又凡尔赛说什么不够努力,要不然名牌学院也未必没有一拼。

    当然,更极品的还是大伯的老婆,自己的小儿子从小就是个混子,而如今因为一个游戏还在读‘野鸡大学’就能日进斗金,一边哀叹从小没督促好对方,一边又感叹,要是监督好了,或许就不仅是日进斗金那么简单了。

    反倒是许逸他妈,全程都在赔笑,总结一句话,这种先抑后扬,明贬暗褒,灵活运用第三人称视角的套路完全学不来。

    但有时候呢,就算你选择沉默,人家并不一定会放过你。

    这绕来绕去没一会,话题就集中到了许逸与杨岚的身上。

    杨岚在许家是什么身份,这俩娘们压根就一清二楚,还非得哪壶不提开哪壶的连连追问。

    哎,你家小岚现在什么态度呀,还在闹变扭?

    你说你把她从孤儿院领回来图个啥,现在都不懂得念你们的好,就只知道跟你们唱反调。

    人长得是蛮俊的,也就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成一家人了。

    两个老娘们看似压着口风在说话,其实声音是一点儿都没收住,好几次自家男人都频频看过来了,一点觉悟都没有,该怎么掰扯就怎么掰扯。

    可奇怪的是,换成往年,这杨岚早就暴跳如雷,甩脸子,一并被按上没大没小的标签。

    而这一次,杨岚就只顾笑眯眯的与几个堂哥堂妹聊着天,仿佛丁点儿都没有听到一般。

    “杨岚,我妈他们就喜欢嘴碎,你别在意!”

    “是啊,岚姐,都是一群上更年期的人,别动气!”

    几个大人之间的关系虽然出得不咋滴,却丝毫不影响几个同辈之间的情分,又因为杨岚本来就生得水灵,在知晓杨岚特俗关系的情况下,那叫一个热情的很,哪怕罪魁祸首是老母亲,却没有公然帮腔。

    一脸我老娘只是我老娘,和俺丝毫没有半点关系的赶脚。

    而他们却没有留意,杨岚虽然依然笑眯眯的和他们唠嗑,目光却总会忍不住的往某个一直在犯困的人身上瞧。

    “我哥昨天到底几点回来的!”

    “昨天他到底去干啥了,澡也没戏,到现在都是香水味!”

    最让杨岚耿耿于怀的还不是这一点,因为某人早上洗漱过了,但她总忘不了那不经意一瞥间的一个红印。

    虽然现在的许逸身上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但杨岚很清醒,她肯定自己没有看走眼。

    只不过,她没有什么证据,而许逸一直也在搪塞她!

    自从许逸解开封印之后,他的地位在杨岚的心目中节节攀升,已经到了如日中天的地步。

    所以杨岚也不敢逼问的太紧,最终只让对方答应,过年这几天不管去哪儿玩都得捎上她,才作罢。

    在看大妈和婶婶,这会看没人接茬,一下就转移了攻势,开始从自己的儿子身上打开话题。

    大妈似是自言自语到:“也不知道许岩整得什么游戏,我现在都有点不敢相信,一个游戏还能赚上几千块钱,都快赶上我这老太婆的工资了!”

    婶婶瞬间接过茬道:“我记得许逸不是也挺会玩游戏的么,肯定比许岩挣得要多吧!”

    婶婶说话的同时,还不忘给大妈不停使眼色,分明是在使用反讽攻击。

    原本,杨岚被许逸打了预防针,是不准备和这两个老娘们较真的。

    可是呢,她们千不该万不该把杨岚心中冉冉升起的太阳给贬低进去。

    见母亲还再忍让,杨岚终于忍不住撑起小蛮腰了:“我哥玩游戏挣不挣钱我不知道,但我可肯定的是,没人能玩的过他!”

    而这时,难得因为游戏而找回一局场子的大妈家儿子,也就是杨岚的堂哥,许岩,忍不禁挑了挑眉。

    他觉得,在自己爱慕的对象面前,绝对不能降了牌面,一脸‘谦虚’道:“我也就瞎玩,正好瞎猫撞上了死耗子,肯定比不过堂弟,对了,堂弟玩得是跟我同一款游戏?这接入设备可不便宜啊,得两万多!”

    两万多?

    一听到这么敏感的字眼,不仅是几个娘们加小辈了,连几个当家的大老爷们一起看了过来……

    书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