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曹操到了!

    许逸一曲终了,唱出了自己的态度,同时也唱出了隐藏在众人内心深处的过往。

    原本开开心心的氛围,突然变得惆怅起来。

    “抱歉,我离开一下!”

    捂着脸颊的颜筱突然起身,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包间。

    众人仿佛意识到了什么,都没有阻止对方。

    “你去瞧瞧,大过年的,女孩子家一个人挺危险的!”

    许文西的其他方面的能力不一定强,情感经历绝对是最丰富的,他第一时间就推了一把许逸。

    许逸挠了挠头,想着对方也说得在理,很快便起身了。

    聚会期间,要是一个女生突然情绪波动的离开,多半是去了卫生间。

    更何况一个哭得妆容都化了的女生!

    许逸的推断没有错,虽然他一路上都没看到颜筱,最终还是卫生间外的洗漱台找到了对方。

    等许逸到的时候,正好看到对方在朝着自己脸上疯狂扑水,像是在发泄着什么。

    也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的第六感实在太强了,还不得许逸靠近,对方便停下了动作。

    “你别过来,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颜筱没有抬头,因为镜子会倒影出她的狼狈模样,而她说话的声音还带着淡淡的哭腔。

    听到对方这么说,许逸有些百感交集,他即是意外,又有些惭愧,从对方的反应来看,对方显然比自己想象中的还在意彼此的感情。

    其实就从前的许逸而言,与对方的交往过程中多少是有些自卑的。

    光从对方从小需要去学习的艺术,就与许逸家的情况拉开了较大距离。

    所以,直至分手,许逸都以为对颜筱而言,对方只是失去了一个段初恋,他并不是不可替代的。

    反倒是故作洒脱的许逸,在当天晚上拉着许文西买醉,哭得死去活来。

    因为他即渴望自由,又有些舍不得如白月光一般的颜筱。

    实在是因为颜筱对他的感情有些沉重,太过压抑,几乎每一走一步对方有了明确的计划。

    如果当时颜筱懂得松弛有度,适当的给予许逸自主选择的空间,或许他们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了。

    “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不管我怎么想,也想不出你丑陋的模样,如果真的有,我肯定得好好看一看了!”

    许逸试着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轻松,如同玩笑一般开解着对方。

    许逸的话仿佛给到颜筱莫大的勇气,她沉默了几秒钟,还真将整个人慢慢转了过来。

    不出所料,颜筱的头发虽然有些干湿与凌乱,但那梨花带泪的模样不禁不显丑态,更会让人生出一股怜惜之情。

    这个时候,许逸的心中产生了一股悸动,他不是坐禅的老僧,能够对一切做到无动于衷。

    大过年的,抱一下应该不过分吧!

    他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随即就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中抱了上去。

    这个久违的怀抱让得颜筱即陌生,又让得忍不住浑身震颤,闻着对方身上熟悉的味道,她放下的纤细手臂不由自主的环抱了回去。

    反应还不错!

    许逸也不知道为什么,脑中里又突然蹦出了这么个念头,

    不过既然已经抱上了,那就抱得再久一点吧。

    大概七八分钟左右,两人激荡的情绪终于缓缓平复了下来,不过他们依然没有立马松开彼此。

    因为这个怀抱有些突然,彼此松开之后,不免的会让人有些尴尬,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这个卫生间终归是公共的,随着有人影在他们周边晃动,最终还是由许逸主动开口道:“要不,我们去外面走走!”

    颜筱点了点头,松开了对方,但她第一时间也没正视许逸,直接偏过了头去。

    该死,这个女人难道不知道这样很可爱么!

    颜筱难得的小女人姿态有些撩到了许逸,但他强忍着没有再上前来一个第二次拥抱,就这样由着对方先行走在了前面。

    “你现在的工作还顺利?”一离开ktv,一股凉意便扑面而来,颜筱紧了紧领子打开了话题。

    工作?游戏算不算?

    一个念头从许逸的脑中一闪而过,但他还是选择隐瞒了真相,含糊道:“还行吧!”

    颜筱还算了解许逸,如果对方回答还行吧,或者一般,那就代表许逸不是很交流这个话题。

    如果是以前,颜筱一定会以关心的名义,打破砂锅问到底。

    而现在的她已经知道怎么去考虑别人的感受,她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时间果然会让人改变许多!

    其实许逸已经准备好了许多借口,却也没料到对突然会变得这么通情达理。

    旋即他也试着转移话题道:“以你的能力应该在公司里混得风生水起吧!”

    颜筱点了点头,不过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喜色,反而眉头因此皱得更紧了。

    以许逸的直觉可以肯定,这应该不是外面温度下降的原因。

    “怎么,是遇到了什么麻烦?”许逸试探性的问了问。

    只见颜筱摇了摇,满脸一言难尽的模样。

    许逸假装不在意的问道:“听之前陈燕说你们公司的老总在追求你,是因为这个事?”

    颜筱清冷的脸蛋红了红,低声埋汰:“陈燕真是太多事了!”

    这就是承认了咯!

    许逸差不多反应了过来,继续问道:“怎么,对你家老总不感兴趣?”

    许逸没察觉,在他问出这个问题的同事,他心底其实已经有些紧张了。

    哪怕极有可能问出相反的结果,他还是忍不住下意识脱口而出。

    颜筱白了一眼道:“什么我家老总,我们只是上下级关系!”

    颜筱明明没有解释太多,但许逸听了之后莫名的松了口气。

    有时候男人就是这么自私,即便与前任分手了,但打心底并不希望对方去接触新的男性对象,而许逸在这方面也没能免俗。

    颜筱像是自言自语道:“其实他只是公司的副总,不过与我同一期的员工全部是他负责培训的,后面我就被安排到他手下工作了!”

    许逸打开这个话题,就有些难以自拔,接着问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呀!”

    颜筱好气又好笑道:“你不是在说你自己吧!”

    许逸愣了愣,随即便想起,从前两人便是同桌。

    他轻咳一声:“咳咳,那个副总什么年纪?按理能做到这个位置,能力应该不错啊!”

    颜筱好似察觉到了什么,嘴角翘了翘:“三十出头,长得也挺帅!”

    许逸听着不得劲,故作意外道:“这个不是挺成功的一个男的么,怎么好像你还挺不乐意啊!”

    颜筱突然停下了脚步,用着仅能自己听到的声音:“因为我在等一个人!”

    许逸好像听到了什么,但好像有没有听到。

    而这时,一道略带几分惊喜的声音打断了二人的对话:“颜筱,好巧啊!”

    许逸二人下意识看去,出现在视线中的是一名穿着长款呢大衣,梳着大背头,同时还夹着商务包的高个男子。

    特别值得许逸关注的是,对方的视线貌似一直在打量着他。

    是曹操?

    书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