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颜筱

    能在除夕夜相聚的朋友,关系都是铁到了一定程度,虽说许逸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只有许文西,总的来说也有一些志趣相投的人所以压根就不存在什么打脸环节。

    等到了目的地,一群人就勾肩搭背的抱到了一起。

    往年在这一天聚首的,通常只有五人,而这一次不同,比之前多了3人。

    不用猜想便知道,这三人便是脱单的压路狗带来的。

    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两人。

    因为另外一人,是许逸最不想见到,却又总是控制不住想念的女人。

    大多数人的初恋都发生在学生时代,许逸也没能免俗,在高中时期交上了一个令人羡慕的女朋友。

    这个女朋友多才多艺,不仅长得漂亮,学业也扎实,还精通音律,几乎无可挑剔,但这仅仅是在外人眼中罢了。

    正所谓物极必反,当一个人优秀到极致,哪就不是纯粹的优秀了,而这类人往往都有一些常人没有的怪癖。

    用怪癖来形容可能是严重了一些,或许用强迫症而言,应该更为合适。

    许逸的初恋,就是这么一个人。

    初恋的名字很好听,叫做颜筱,就像是写在文章里的名字,充满文艺气息。

    想当初,许逸也觉得颜筱简直是一个梦想中的女朋友,至少直到二人真正走到那一步之前,他都是这么认为的。

    随着彼此的感情越来越浓烈,许逸在对方的身上发现了许多常人难以发现的问题。

    就比如说,一到节假日,对方的一天的时间就排得毫无空隙可言。

    几点起床,几点复习功课,几点练瑜伽,几点练习乐器,而最终给予许逸与她相处的时间只有仅仅不到一个小时,因为对方还要把往返时间计算进去。

    所以,除几个关系极为要好的朋友,哪怕是许逸的家人都不知道他居然交女友。

    其实对方也并不是说没有做出努力,或者改变,随着感情浓烈之后,有些不可抑制的情愫,还是会让一个人的原则发生些许变化。

    而颜筱还真的是些许变化。

    把二人的相处时间从一个小时,增加到一个半小时。

    在许逸了解到对方的强迫症有多么深重之后才知道,其实这增加的半个小时挺真不容易的。

    只不过,这对于属于热恋期的许逸而言,又怎么足够呢?

    其实,相处的时间并不致命,同样作为高中生的许逸,也自然没闲到无所事事的地步。

    烦杂的功课,足以让每个高中生都身心疲惫。

    最让许逸蛋疼的是,颜筱连他们什么时候适合亲热,什么时候不该亲热都规划的十分清晰。

    听着好像很夸张,却一点都不掺假。

    对方之所以能够在学业以及艺术熏陶上有那么非同一般的成就,天赋是一部分,这强大的自我约束能力同样功不可没。

    但很多事情,用在正事上或许不错,一旦掺和到生活与情感当中,就会让人觉得十分窒息。

    许逸清楚的记得,自己之所以能拉倒对方的手,是因为许逸成功的考入了全年级前二十。

    也是唯一的一次!

    通常情况下,他都在50-100名内徘徊!

    而解锁初吻是在高三毕业那一年,这也是对方早就‘计划好’的。

    只不过,在这计划中许逸本该与她一并考进一流大学,但许逸因为对游戏这小三的痴恋,没能完成约定。

    当然,解锁了第一次之后,后续攻克起来就没有那么苛刻了。

    二人除了为爱鼓掌以外,基本是该做的都做了。

    虽然两人的大学不在同一个城市,但每当节假日双方还是会出来约会。

    到了这个环节,不少友人都问过双方,难道就不怕异地恋发生些什么意外么。

    对于这一点,颜筱并没有许逸表现的那么自信,每当被问到这一点,颜筱自信面庞也会露出迷茫之色。

    而许逸则相反,通过颜筱的性格,他可以肯定,就算自己出轨了,对方也不会出轨。

    因为对方是一个自我约束能力强大到变态的存在!

    要是连颜筱都会出轨,那这世界上就真的没有什么忠贞可言了。

    这就是许逸坚定回复时的原话。

    除了对方约束能力强以外,随着许逸成年后接受了越来越多的多元化信息,他一并了解到,没有为爱鼓掌的过的女人,明显在忠贞程度上比那些鼓过掌的女人要强大很多。

    而颜筱恰恰正好是前者!

    用食髓知味这四个字来形容鼓掌男女,再恰当不过的了。

    最终导致许逸与她分手的问题,都不是通俗男性忌讳的原则问题。

    而是颜筱的管控欲!

    等到颜筱开始实习之后,她的见识就更开阔了。

    她对未知充满了敬畏,特别是在她身边出现了形形色色的优秀男性之后,她对许逸的未来更是充满了担忧。

    就未雨绸缪而言,就算是许逸他亲娘也不一定有颜筱考虑的那么多。

    基于颜筱扎实的专业功底,以及强大的自我约束力,她在实习期就受到了事业单位的高度认可,书面承诺对方毕业即可到单位就业。

    也就是说,颜筱哪怕是毕业了,也不至于如果普通大学生一般漫无目的的四处抓瞎。

    所以在她稳定发展之后,几乎全身心将注意投放到了许逸的身上。

    同样的年纪,二十一二岁的男性大多都还未定性,还有许多新鲜事物待着他们去尝试。

    作为一个能分分钟与室友网吧通宵到第二天四五点的头铁青年,怎么可能这么早的去接受按部就班的工作与生活。

    如此一来,两人理念上的冲突自然会越来越频繁。

    即便颜筱的考虑都十分具有前瞻性,事实也证明许逸就是因为过度的贪玩,导致就业都成了问题。

    当对许逸而言,他那个年纪本来就用来玩的。

    至少在重生前,他都未产生过什么后悔的念头,顶多是认为高考那一年,或许真的应该多拼一拼。

    他就业最大的问题不是他的能力,而是一张更为高级的文凭。

    就专研精神,以及变通能力,许逸自信不会比人差多少。

    要不然,他当初也不会就仅仅两个月的时间,就从五十名开外,冲到了前20。

    因为前方有着足以让他心动的诱惑摆在哪里!

    思绪飘散,其实只不过是转瞬之间,等到几个哥们自动让开视线,那道在寒风中迎风而立的高挑倩影出现在了许逸的视线当中。

    对方的表情还是一如记忆中的那般清冷,但每当她见到许逸,那如同寒冰下被冰封了前年的俏丽容颜便会自行解冻,露出那沁人心脾的微笑:“许逸,好久不见!”

    书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