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机会

    监牢内的燃气灯暗淡了下,转而稳定,盘坐着冥想的苏晓睁开双眼,前方的晶体墙正慢慢升起,一名看守推着餐车走进来,眼下这身份虽身陷囹圄,但毕竟是兽族领主。
    没一会,几样很有兽族特色的美食摆在餐车上,所谓兽族特色,自然是汁水饱满的大块肉食,以及碗口粗的大酒杯内,倒满麦芽酒,暖黄色的酒液看似是啤酒,其实是种口味甘烈的烈酒。
    送来午餐的看守对苏晓略躬身施礼后,就退到牢房外,直到几十公分后的晶体墙重新落下,外面的兽族看守们才放松几分。
    苏晓品尝了块品相一般的肉食,味道意外的不错,又饮了口麦芽酒,同样不错,就是酒中下了无色无味的猛毒,其他人或许尝不出来,但苏晓喝着有点影响口感。
    又尝了口炖肉,仔细品味了下,嗯,食物里也下了猛毒,这显然是准备把他这身份,也就是把戈温领主置于死地。
    苏晓把餐具随手丢在餐盘内,拿起漱口水,刚喝下一口,发现这里面也下了毒,这让他的眉头皱起几分,拿起床头小柜上的水杯漱了漱口后,口中才没有那猛毒的怪味,调制这猛毒之人,在制造毒剂方面很有水平,但味道掩饰方面,典型的三流货色。
    苏晓看着餐车上的餐食,在他看来,此事不可能是大统帅·凯恩所做,对方虽与现在这身份戈温领主有仇,但从大统帅·凯恩收拾戈温领主的方式能看出,这大统帅·凯恩一定是个超级老阴哔。
    倘若戈温领主在狱中被毒死,那最难受的,肯定是大统帅·凯恩,所有人都知道二人有仇,戈温领主就是因为意图袭杀凯恩的夫人,才被关押到监牢内,等待兽王亲自裁定。
    眼下这节骨眼上,戈温领主在狱中被毒死,大统帅·凯恩那边百口莫辩,届时凯恩的仇敌趁机煽风点火,兽王必须得给出态度。
    不要认为兽族领主是第三梯队的掌权者,这些有封地的领主,其实就是一位位大公,有些领主家族,更是从黑暗时代就存在,在兽族崛起后,一代代世袭封地。
    兽族有一座主城,七座高墙城,主城自然是兽王坐镇,而那七座高墙城,则是七位最有实力的兽族领主,或者说是七个兽族家族所把控,那就像七个王国的权力中心般,分布在主城的不同方向,之后主城又成为这七座高墙城的权力中心。
    一般的领主,则是坐镇一座大城,外加众多属城,从而组成完整的封地,综合实力方面,最优先的当然是税收、粮食产出、矿产,以及各个领主麾下军团的战力如何。
    苏晓现有的身份伪装,也就是戈温领主,虽已失去封地,外加家族衰败到只剩他一人,可在兽王裁定前,这依然是兽族领主。
    最重要的一点是,其他一百多位领主,谁都不能确信,他们不会有没落的一天,戈温领主今天的下场,是否成为他们的明天?也正因如此,一旦戈温领主被毒杀在狱中,大统帅·凯恩是最难受的那个人。
    大统帅·凯恩从没打算弄死戈温领主,无论以怎样的理由,害死一名兽族领主都是大事,外加现任兽王的威仪无人敢触怒。
    更要命的是,现在这位兽王已见垂垂老矣之态,早已不再是当初的战王,以及他选出的继承者,始终与几大家族间有芥蒂,战熊、胡狼、蛇巫、占星、风暴、铁纹几个兽族家族,早就想推一位兽王上去,不准备再让钢羽家族再出一位兽王,无论怎么说,钢羽家族都已经连出三位兽王。
    这种节骨眼上,倘若大统帅·凯恩毒杀一位领主之事传出去,无论真实情况如何,兽王都得出面,毕竟,大统帅·凯恩是他的左右手中的右手,绝对的心腹。
    不用想也知道,这次下毒的,肯定是大统帅·凯恩的仇家,再或是七大兽族家族之一。
    苏晓看着前方的这些餐食,暗感运气转好后,抬手示意外面的蛮熊族队长进来。
    “戈温先生,您这是?”
    “去找凯恩,让他来见我。”
    “您说笑了,我这种小人物,怎么可能见到凯恩统帅大人,这实在是难为……”
    “这些餐食被下了毒,我应该撑不了多久。”
    听闻苏晓此言,蛮熊族队长的心脏一缩,脸颊两侧的绒毛都立起来,他俯身嗅了嗅桌上的餐食与麦芽酒,之后示意手下上前来,他与心腹牛头人低声说了些什么后,牛头人匆匆离开。
    虽说在餐前,蛮熊族队长检查过这些食物,可此刻他也格外忐忑,没一会,牛头人拎回来个笼子,里面装着几只酷似地鼠的小动物,蛮熊族队长取了些餐食塞进笼子后,也就是十几秒过去,几只啮齿小生灵尽数死去。
    看到这一幕,蛮熊族队长当场单手扶墙,他极其诚恳又关切的说道:“领…领主大人,您一定要挺住!我马上就去找医生!”
    说到最后,蛮熊族队长眼中都暴起血丝,想来也是,在他的看押下,一位兽族领主被毒杀,外加此事还牵扯到一位大统帅,无论结果如何,蛮熊族队长肯定是没有好下场。
    “我还没死,慌张什么。”
    苏晓随手将手上戴着的镣铐丢在桌上,在这种关头,蛮熊族队长等兽族,也顾不上这些细节。
    “你们先去告诉凯恩……”
    苏晓的话还没说完,蛮熊族队长打断道:
    “可是领主大人,你更需要医生。”
    “……”
    苏晓偏头盯着蛮熊族队长看了几秒,蛮熊族队长咽了下口水,他虽官职不高,只是一名监牢的小队长,但过了最初的慌乱,心绪也稳定下来,权衡了几秒,决定先向凯恩大人禀报此事。
    至于蛮熊族队长怎么能联络上大统帅,以往自然是没可能,但蛮熊族队长现在正看押对方的仇敌,以那位大统帅麾下几名心腹的手段,这种细节自然不会遗漏。
    眼下的机会,让苏晓看到了一种可能,以最快速度逆转现有劣势,将现在这身份的所有劣势,都化为优势的可能。
    只要处理好领主身份,以及搞到封地,就轻松了不少,届时,「猎杀名单·血契」上的四种悬赏,就可以着手处理。
    无论是「狼冢」,还是「狩猎死神」,以及「斩杀施法者绝强」,都是很重要的事,最后的平息兽族与海族的纷争,在进入风海大陆前,苏晓还秉承抽奖的态度,投入了10盎司时空之力,毕竟500倍的回报。
    可在了解风海大陆的情况后,他知道,这10盎司时空之力是打水漂了,这次的终极目的,是找「初始印记」,此事的重要程度在最高梯队,然后是「棘拉虫族」的发育,之后是找「狼冢」,再之下是「狩猎死神」,最后才是「斩杀施法者绝强」。
    后续几件事姑且不急,能同步着,循序渐进的进行,但在寻找「初始印记」方面,全程都不能放松,在进入本世界后,苏晓知晓了一个坏消息,因当初轮回乐园与曙光乐园的争夺战,打到太过激烈,在曙光乐园向本世界投放「初始印记」时,并不是很顺利。
    太具体的过程不清楚,也没必要深究,眼下的情况为,「初始印记」碎裂成很多块,被海族发现的那块,是最大的一块,也是因为有人尝试激活这块「初始印记」,才导致分散在风海大陆的印记碎片,全都被激活。
    这些半激活的碎片,有了被找到的可能,简而言之,本世界内的任何契约者、猎杀者、战斗天使等,当靠近这些初始印记碎片一定范围内,就会接到虚空之树的提示。
    更为棘手的是,因初始印记的特性,这东西没可能收入到储存空间内,也就是说,一旦获得初始印记碎片,那不是猎人,就是猎物。
    外加本次的阵容有,狠人兄,魔镰·泰莉德,黑魔,游侠四兄弟,亡灵系三人,噩鬼·凯因,水哥等人,单是想想,就知道找到印记碎片后,是多么凶险的境地。
    拿着一块碎片,逃到无人之处苟起来?这样做没任何意义,归根结底,初始印记本身不是特别珍贵,这东西更像是钥匙,它能开启对应的「储藏装置」,那「储藏装置」内,最起码有200万盎司以上的时空之力,这才是关键。
    这也导致,抢到一小块钥匙是没意义的,当本世界的世界进度结束,拥有「初始印记」碎片最多的人,才是唯一的赢家,剩余所有人手中的印记碎片,都会归此人所有。
    就连那些散落在风海大陆各处,还没被契约者们发现的初始印记碎片,都会因虚空之树的公证,进行定向回收。
    所以说,在这个世界进度中,想把所有印记碎片夺来,几乎不可能,如何成为持有印记碎片最多的那个人,才是重点。
    再或者说,是怎样弄死持有印记碎片比自己多的人,弄到多少碎片其实都不算是重点,只要没人比自己多,那就是赢家。
    没让苏晓等太久,一名名身穿深红战甲,气息肃杀的兽族亲卫,在牢房外站成两排,一名须发皆白,身形偏瘦,气场犹如鹰视狼顾,手握手杖的身影,停步在牢房外,那双看似浑浊,实则暗藏犀利的眸子,向牢房内看来,这让周边的所有亲卫与守卫都低下头,不敢与之对视,气场太强,强到让人有种窒息感。
    大统帅·凯恩拄着手杖走进牢房内,落座后,让随行而来的医师检查餐车上的餐食,片刻后,随行而来的蛇人医师摇了摇头,表示餐食中的猛毒已经无解,倘若刚中毒几分钟内,他还有办法,现在已是无力回天。
    “或许你不会相信,我从没打算夺你性命,这于我不利,让你一直在囚牢中,才是我想看到的。”
    言到此处,大统帅·凯恩感慨般叹了口气,他抬手让所有人都退下,这让随行而来的两名心腹大惊失色,但又不敢违抗凯恩的命令,只能很不情愿的退走。
    “我这老东西,其实活不了多久了,动手吧,这一局,是我败了,兽王不好亲自下场,我和老搭档二对七,的确是有心无力啊。”
    大统帅·凯恩说话间,他心脏上的刻印已悄然生效,这是他的后手,或者说,他今天要‘死’在这,以此瓦解七大兽族家族的这一手安排。
    至于真死假死,那肯定是假死,搞不好,这都是大统帅·凯恩计划中的一环。
    局势已经很明显,下毒的是七大兽族家族所组成的同盟,他们准备将兽王家族,也就是钢羽家族拖下王位,新一代的兽王,从七大兽族家族中选出,后续钢羽家族则重新回到家族同盟中,而那个新的兽王家族,则会独立出来,和家族同盟互相牵制。
    也就是说,现在是两位大统帅,代表兽王,与家族同盟暗中较量,有趣的是,这边的互相较量,对和海族的战况基本没印象,或者说,因为一直以来都在开战,兽族与海族都打习惯了,早就练出一边开战,一边权斗的本事,外加不仅是兽族这边如此,海族那边内部更乱。
    苏晓看着对面稳坐的大统帅·凯恩,他估测,眼下所发生的一切,十之八九都在对方的算计内,搞不好此事一过,就有对家族联盟的反击。
    要是按照正常流程,苏晓为了继续保持现有的伪装身份,要被迫出手,其他不说,就以戈温领主的悍勇手段,这等机会不弄死仇敌,难免会显得异常。
    只不过,苏晓不准备用戈温领主这身份了,而是准备以这身份作为跳板,更为重要的是,他不准备参合凯恩与家族联盟间的纷争,尽快稳住领主之位,以及得到封地,才是要事。
    “很遗憾中断你的计划,就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猛毒还毒不死我。”
    苏晓开口,听闻他这话,对面大统帅·凯恩目露狐疑,狐疑的不是苏晓所说的内容,而是苏晓说话时的神态语气。
    “这么说,你死不了?”
    大统帅·凯恩不动声色,实则在暗中试探,看似是习惯性拇指拂过手杖上的宝石,但他身后隐匿身形的两名亲卫,已经悄然护在他左右,这老家伙,比想象中的更加老奸巨猾。
    “如果是原来的戈温领主,现在已经死了。”
    苏晓此言一出,对面的大统帅·凯恩作势要起身离开,他缓慢且老迈的起身后,说道:“这是兽族自己的事,和你们乐园无关,过会我会安排你离开这。”
    言罢,大统帅·凯恩向牢房外走去。
    “是吗,和乐园阵容无关,那和奥术永恒星有关吗?”
    听到苏晓这话,大统帅·凯恩步伐一顿,说道:“或许你和奥术永恒星有仇,但这不是我们两方能联手的理由……”
    大统帅·凯恩的话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苏晓以青钢影能量汇聚出的灭法印记,以及感受到那压迫感强到离谱的气息,他沉吟了下,问道:“你是?”
    “在虚空,多数人称我是灭法。”
    “你是那个炸了施法者们资源星的灭法?”
    说出此言后,大统帅·凯恩眼中明显多了几分警惕,虽说现在奥术永恒星与海族达成合作,那边是兽族敌人,可敢炸奥术永恒星资源星的人,一定有胆量炸平野兽族的主城。
    “谣言而已,那是奥术永恒星给我泼的脏水。”
    “这事,很多人都亲眼目睹。”
    “都是和奥术永恒星串通一气,谣言而已。”
    “那就,姑且算是谣言吧。”
    说出这话后,大统帅·凯恩落座,重新上下打量苏晓后,想通了之前为何感觉不对,或者说,在苏晓刚开口说话时,大统帅·凯恩就感觉,这和以往的戈温领主不同,作为敌人,凯恩自然非常了解戈温领主,否则也没可能把对方给安排的那么明白。
    “你这次来,是对付这边的施法者?”
    说到此处,大统帅·凯恩已是面带笑意,他不想与一名乐园阵容的契约者合作,可如果对方是灭法之影的话,就是另一回事,原因是双方有共同的敌人,这会让合作趋于稳定。
    其实风海大陆各势力的高层,并不是敌对乐园阵营,而是契约者们太能搞事了,以往的惨痛经历,把这些原住民弄的非常头疼,眼下见到契约者,都感觉脑瓜子嗡嗡的。
    “我不是来专程对付施法者,具体不方便透露。”
    “嗯,这可以理解,但如果你说是来报复施法者们,更容易促成你我双方的合作。”
    “我这个人,很少说谎,而且不善权谋。”
    “炸了施法者们资源星的人,就别说这话了,我都一把年纪,听着瘆得慌。”
    “……”
    苏晓沉默了几秒,全当无视发生,把这话题翻篇后,他说道:“我这次来,有件事的确是对付施法者们。”
    “什么事,方便说来听听?”
    “狩猎那边的绝强。”
    “哦~?”
    大统帅·凯恩眼中浮现莫名的神采,转而带着几分试探的问道:“如果你对上和你实力层级相近的施法者,你能同时对付多少。”
    “没试过,几百应该没问题。”
    “我这个人,一向对乐园阵容的契约者有几分好感,任何事,都要勇于大胆去尝试,比如和不肆意妄为的契约者合作,就是很不错的选择。”
    大统帅·凯恩的老脸上,笑容越发亲和,丝毫不见之前转身就走的冷淡。
    见此,苏晓闲聊般说道:“其实我有两名朋友可以介绍给你们,他们都可以成为对付施法者和海族的主力。”
    “哦?还有这种事,那一定要引荐下。”
    “他们两人都是亡灵系……”
    “我认为,此事不可草率决定。”
    大统帅·凯恩直接岔开话题,这合作谈的,太过跌宕起伏。
    “你对我们这边的情况,有多少了解?比如……”
    大统帅·凯恩没继续说下去。
    “比如现任兽王和家族同盟的矛盾?”
    苏晓不准备装作对兽族一无所知,既然要合作,就要拿出一定诚意,再者说,能否以戈温领主这身份作为跳板,把劣势变成优势,就看这次面谈。
    “既然知道,那你就要站在我们这边,和家族同盟交锋,这方面,你有什么建议?当然,现在你我只是闲聊,不必太认真。”
    大统帅·凯恩的语气随和,仿佛真的是在闲聊。
    “兽族内部的事,与我无关。”
    苏晓说话间,已撤去伪装权限,恢复自己原本的模样,如果顺利,后续他都用不上这伪装权限。
    “灭法,既然想和我们合作,这件事你就不能置身事外。”
    大统帅·凯恩的神情开始有几分冷淡,目光也开始冷冽。
    “我找到所需的东西,收拾完施法者,就会离开,兽族内部的事,与我无关。”
    苏晓从储存空间内取出归鞘中的斩龙闪,一端抵在地上,双手交叠按着刀柄末端,目光平静的看着对面的大统帅·凯恩。
    双方对视,十几秒后,大统帅·凯恩脸上浮现微笑,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一直在试探,试探这合作者,是否会严重干预兽族内的事,从眼下的情况看,这种可能性不大。
    “那说说看,你能给我们兽族带来什么好处?我们需要付出什么?”
    “牵制这边的所有施法者。”
    “你这话说的可靠,我猜,只要你露面,他们一定会更想除掉你,没什么心思对付我们兽族了。”
    大统帅·凯恩半开玩笑的笑着,但话锋一转,颇有老奸巨猾风格的问道:“我们要付出什么?”
    “领主之位,还有对应的封地。”
    苏晓没掩饰目的,直接把话挑明,这让对面的大统帅·凯恩皱起几分眉头,道:“灭法,你刚才还说,兽族内部的事,与你无关,现在又要封地。”
    “我得到封地的象征意义,远高于实际意义。”
    “这话,有你们乐园阵营的特点,我怎么把这茬忘了,也就是说,给你任何封地都行,只要足够广袤,哪怕资源匮乏些,还偏远,也没问题?”
    “当然。”
    苏晓听到最后一点封地偏远时,已是特别满意,那一定得偏远,不偏远点,怎么方便隐藏几百米高的虫巢。
    “这件事,我做不了主,毕竟是一位领主把自己的领主之位,世袭给自己的侄子,我要去得到王的首肯。”
    留下这句话后,大统帅·凯恩起身离开,对方的意思很简单,从现在开始,苏晓就是戈温领主的侄子,是戈温领主,把领主之位世袭给他,如此一来,既不用额外多册封一位领主,也省去了后续的很多麻烦。
    一个多小时后,大统帅·凯恩返回,短暂交谈后就离开,不出预料,兽族难以拒绝有人牵制住施法者这一条件,属实被这些法系炮台给轰懵了。
    首先一点是,苏晓可以随时离开这监牢了,并且他的领主之位已经稳了,但封地没这般容易到手,他查看刚出现的阵营任务,内容如下:
    【阵营任务:领主威仪。】
    难度等级:lv.84~lv.86。
    任务信息:现有声望值高于100点。
    任务期限:10个自然日。
    任务奖励:获得领主之位所对应的封地。
    任务惩罚:失去兽族领主身份,且兽族声望值-50000点。
    ……
    这阵营任务看似不难,实则不然,苏晓现在的阵营声望值为-38950,也就是说,他要获得39050点以上的阵营声望,才能完成这阵营任务,从而获得封地。
    苏晓现在虽是兽族领主,可他麾下既没兽族军团,也没封地,将近4万的阵营声望不是小数目,【银.月光】技法型套装,也才值78000点声望值,可以想象兽族声望值的含金量有多高。
    无论怎么看,兽王与大统帅·凯恩的想法都是,既让苏晓吸引所有施法者的仇恨,也不准备拿出封地等,对此,苏晓已有办法应对,既不是凭借战争领主称呼,也不是凭召唤虫族,而是一枚他用信仰之力·太阳发展了很久的称号,可以说,塞尔星那边源源不断涌入到太阳之环内的信仰之力·太阳,全被这称号所吸收。
    苏晓取出镶在太阳之环内的称号,这么久以来,太阳领主称号提升到何种程度,他也不清楚,唯有把这称号从太阳之环内抠出来,暂时中断其提升,才能查看这称号的星级与属性。
    苏晓的食指按在太阳领主称号上,将其从太阳之环内顶出,啪啦一声,火星般的太阳余烬纷飞,提示出现。
    【你已激活称号·太阳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