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血影

    恶魔列车高速行驶,因正穿梭在幻雨境,车窗外的景象五光十色,用贝妮的比喻是,和它吃了毒蘑菇看到的景象有点像,以及反复和苏晓表达,千万别吃不认识的蘑菇。

    对面座位上的瑟菲莉娅闭目养神,看似已心中平静,但那随时准备出手,给予苏晓致命一击的气场,说明她对苏晓的恨意有多强,当列车驶出幻雨境,到了一片树叶枯黄的森林内时,列车到站停下,瑟菲莉娅带着格林·薇下车。

    当列车重新启动时,苏晓起身来到靠前排的位置,看着固定在车门上的车站线路图,此时他所在的区域,在线路图的中后段,剩余一共有五站,瑟菲莉娅方才下车的那站,已被苏晓排除,那肯定不是瑟菲莉娅的真正目的地。

    剩下的五站地,一处是空座宴的召开地点,那里一片荒芜,是混乱的拾荒区,几个拾荒者大部落,把那里当成老巢,也因这里荒芜加混乱,才把星空座暂时投射到此地。

    其余四战地中,一站主要是情报贩子们的聚集地,奥术永恒星有自己的情报渠道,看不上这种混乱的情报聚集地。

    通过排除法,瑟菲莉娅的目的地只剩三个,飓风荒野、奴隶集市,以及绿茵大湿地。

    苏晓看了眼列车上的日历,今天是虚空中的前半月,奴隶集市只会在后半月连续开设,这也排除,他的目光集中在绿茵大湿地上,沉吟了下,走向首节车厢。

    刚推开车厢门,一名魅魔乘务员就要婉言劝苏晓离开首节车厢,但几枚灵魂钱币塞进魅魔白皙的手中后,这名魅魔做出腹部不适状,急匆匆去了洗手间,反正她是阻拦了,可突然肚子不舒服,她也没办法。

    苏晓来到列车的主驾驶位旁,拖了把椅子坐下,看向一旁呼呼大睡的大肚腩羊角恶魔,这羊角老哥看起来得有300岁以上了,对于恶魔族,这属于中年偏老。

    苏晓按了下列车的鸣笛,羊角老哥被惊的一挺身就醒来,刚要发怒,就抬手接住一颗灵魂结晶,触发‘状态’怒气-50%。

    当又一颗灵魂结晶抛出后,羊角老哥递来一支烟,先给苏晓点上,之后自己点着后,深吸一大口。

    “这列车的终点站,是绿茵大湿地?”

    听到苏晓此言,羊角老哥低垂着眼帘,没回答,但也没否定。

    “看来是绿茵大湿地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那我就不知道,反正上次到了飓风荒野的车站后,有不少穿法袍的封了路,绿茵大湿地那边,一片…乌漆墨黑啊。”

    羊角老哥最后说出的‘乌漆墨黑’语气加重,显然,绿茵大湿地那边不止乌漆墨黑那么简单,更具体的,羊角老哥不会为了两颗灵魂结晶(大)去冒险,只准备说这些。

    聊到此处,荒芜之地到了,列车停下后,苏晓带着巴哈与贝妮下车。

    苏晓下了列车后,神色如常的前行,可没走出几步,他无意间按上刀柄。

    铮!

    斩龙闪虽未出鞘,但密集的斩芒在他十几米外出现,这些斩芒的斩击速度太快,快到只发出一声斩击声。

    一道道血痕凭空出现,隐身在此的暗杀者被斩成碎片,苏晓继续前行,他并不在意这种水平的暗杀,而是在思索瑟菲莉娅此行的目的。

    恶魔列车的终点站·绿茵大湿地被封锁,外加那里乌漆墨黑,以及瑟菲莉娅带着格林·薇来此。

    线索已经很明显了,是绿茵大湿地那边出现了深渊之孔,乃至于即将迸发出深渊通道,因深渊能量的蔓延,那边才乌漆墨黑。

    如若只是瑟菲莉娅来此,那可以看成,她是要以施法者的方式,遏制这次深渊能量蔓延。

    可她带上了格林·薇,这就耐人寻味了,要知道,格林·薇可是以女灭法·格林·吉莉安的细胞,所培育出,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可以把她看作为是小一号的灭法,不要忘记,灭法者们很擅长关闭深渊通道。

    如此想来,瑟菲莉娅真的是因为思念老情人,才培育出的格林·薇?亦或者是,让格林·薇掌握仅有灭法可掌握的秘法,从而更稳定的关闭虚空内出现的深渊通道。

    眼下,瑟菲莉娅带格林·薇来此,说明虚空的情况,已经到了很严重的程度,有大事要发生了。

    苏晓戴上【星空之环】,顺着台阶,进入到前方的湮灭之雾内。

    星空座还是原本的模样,周边的墙壁与天棚都被白雾遮挡,中间的圆桌旁,总计有7把座椅,此时只有一把空着。

    苏晓落座后环顾周边,这次所有星空座成员都到了,以往不怎么来的刀魔,此时双手中捏着个金属模样,这是团长的馊主意,告诉此时最清醒状态的刀魔,此物能缓解杀意,杀意是否缓解不知道,但从变形的魔方来看,这东西会使人暴躁。

    空座宴还有半小时开始,见此,苏晓从储存空间内取出个木质酒桶,这是他以神王·奥斯·托拜厄的秘传酿酒法,所酿造出,外加将八块「时间晶化物」固定在大酒桶的外壁上。

    苏晓是进入暗影世界前,酿的这批元素佳酿,假设「时间晶化物」对所触碰到物品,进行千倍的时间流速加剧的话,那此时的元素佳酿,或许就是八十年以上的陈酿?苏晓不太确定这点。

    这佳酿,先是永恒泉水+不出来,你等会,我再尝尝。”

    说话间,圣女座的手,不动声色向桌上的酒桶伸来,然后抱在自己怀中,拔开封塞,举起吨吨吨喝了几大口,最后心满意足的呼了口气。

    “这个真不错,很不错,非常不错。”

    闻言,白牛的手一勾,圣女座抱着的酒桶,已飞到他身前的桌上,白牛又倒了一大杯,足球粗细的大杯,一口半杯。

    “白夜,这酒怎么酿的?我回去也弄些,喝着的确不错,初时只感觉酒品还行,但越喝越回味无穷。”

    听闻团长此言,苏晓取出张白纸,食指点在上面,精神力刻印遍布纸张,将酿造方法描述在上面。

    见苏晓如此大方,团长没太意外,但他接过酿造配方后,他沉吟了下,将其放回桌上,转而一言不发的又给自己倒上一杯,这是被解锁新的败家方式。

    见团长对这配方突然不感兴趣,白牛将其拿过来,仔细端倪片刻后,也沉默的给自己倒上一满杯。

    就连始终一言不发的的刀魔都续了杯,可见元素佳酿的受欢迎程度,没一会,苏晓带来的三桶酒就喝光了。

    “姑奶奶你冷静点,你绝对打不过他,冷静冷静。”

    巴哈出言劝阻,原因是,有点喝上头的圣女座,准备和刀魔单挑,显然,这是元素佳酿的缺点,就算是「绝强者」,喝了这佳酿,也是会喝醉的,毕竟是以自然元素共鸣酿造出。

    元素佳酿得到星空座成员的一致好评后,0号座椅上的黑雾人影拿起清单说道:

    “各位,开始吧,按照惯例,先说各位的所需之物,圣女座希望得到‘原初碎片’,很有野心嘛,白牛需要‘命源’,团长需要‘世界之核’,白夜需要‘容器核心’,刀魔需要‘灵魂精魄’,不死老人需要‘不死诅咒’的情报。”

    言罢,黑雾人影陷入沉寂,被若有若无的灰雾所笼罩。

    “容器核心?更具体说明下。”

    白牛向苏晓看来,苏晓取出「本源容器」,将其抛给白牛,观瞧片刻,白牛把「本源容器」抛回来,表示没听过此物的核心。

    “我弄到了一颗世界之核。”

    圣女座抛动手中的世界之核,团长则罕见的取出一箱灵魂晶核,约有150颗。

    “这些买下世界之核,加上次从你那暂借的资源。”

    “哇哈哈,发财了。”

    因有点醉酒,脸色微红的圣女座拿过一箱灵魂晶核,可突然间,她想到一个问题,就是她还欠苏晓200多颗灵魂晶核。

    “下次,下次一定,不要啊!”

    在圣女座的挣扎中,她按着的合金箱,被苏晓毅然决然的移到自己前方,无情取出所有灵魂晶核后,箱子还给圣女座,赤足侧腿坐在宽大座椅上的圣女座,眼中失去高光。

    “那东西的核心,在…在……”

    不死老人开口,听闻此言,苏晓抬手,让一旁准备咬自己一口的圣女座先禁声,圣女座自然是能分清轻重缓急的人,知道何时应该开玩笑,何时不行。

    在场众人都安静下来,不死老人闭目单手揉着太阳穴,思索着「容器核心」在哪,足足几分钟后,他恍然说道:

    “忘了。”

    “我靠。”

    白牛都笑了,一口把杯中还剩三分之一的元素佳酿喝光。

    “老头,你仔细想想,可能因为诅咒,你的大脑有点反应迟缓,仔细想想就通畅了。”

    听闻圣女座的话,不死老人感觉此言有理,他枯槁的双手指尖陡然变得锐利,只见他双手从自己两侧太阳穴刺入,然后手动‘通顺’了下大脑,随着他的双手抽离,他头上的破洞快速恢复,不是愈合,也不是再生,是恢复,就像倒退回受损前的模样。

    这也是不死老人不死的原因,哪怕他被轰的粉碎,然后烧成灰烬,最后把灰烬蒸发,那他也会逐渐回溯,先从虚无回溯成灰烬,再从灰烬回溯成碎肉,最后从碎肉回溯成无伤状态。

    “想到了,有次我吃古神,那古神很难吃,难吃到我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想吃古神……”

    “老头,跑题了。”

    圣女座提醒。

    “哦,是啊,人老了,不中用了。”

    听到此言,巴哈的表情有点凌乱,这句‘人老了,不中用了’,被古神听到情何以堪,不过想来也是,古神阵营,就冥神和不死老人势均力敌,其他古神,自然不是不死老人的对手。

    “那容器核心,我放在一个长满藤蔓的世界里,之后会去取。”

    “……”

    苏晓没说话,把本次带来的9500克,也就是19斤黑枫树枝干取出,连带木盒一同推到不死老人前方。

    “后续我收到……”

    “不必后续了,这些就够,那容器核心对我没用,对除你之外的其他人,也没用,能卖出这价格,就可以。”

    不死老人收起木盒后,给了个承诺,几天后会去找苏晓,前提是,这期间苏晓要带着一枚古旧的指环,凭此,不死老人才能找到苏晓,无论他进入哪个世界内。

    空座宴的交易没多久就结束,苏晓的目光环视众人,意思为,是否有人需要预定药剂,如若没有,他就先走了,回去后还有不少事要处理。

    “药剂暂时没需要,但这酒,你给个价。”

    “50灵魂钱币一瓶?”

    苏晓取出瓶元素佳酿,放在桌上,这东西喝了是否有增益,短时间内看不出,因此定价比较飘忽。

    “这价格可以啊,你有多少,我全要了。”

    白牛来了兴致,他不是准备买卖,而是买来自己喝,喝下这元素佳酿后,他感到来自旧伤的剧痛,被压制到近乎为无的程度。

    这通体的畅快,让他很想倒头好好睡一觉,他已经忘记多少年,没能这么安稳睡一觉,不对,上次喝下苏晓提供的药剂后,安稳的睡了一觉,但那是暂时遏制旧伤,缓解疼痛方面,不及元素佳酿这般通透。

    苏晓给了巴哈个眼神,巴哈飞起后,说道:“有这么高一罐,差不多…大概1万升左右?反正就先按照1万升算,一瓶0.5升,也就是5万瓶左右,一瓶50灵魂钱币,50x50000=2500万灵魂钱币……”

    巴哈在算出,1万升元素佳酿,实际价格为100万灵魂钱币后,就知道这买卖做不成,开始了愉快的胡扯模式,以凯撒计算法,缓解元素佳酿太贵的尴尬,实际上,50灵魂钱币一瓶,对白牛而言真的不贵,可如果全部买下,就是另一回事了。

    “等,等会,你再给我算一遍。”

    闻言,巴哈清了清嗓,道:“首先是1万升酒水,一瓶原定0.5升,在除去灌注损耗,每瓶真实容量是0.2升。”

    “损耗那0.3升,你给我呲地上了?”

    白牛此言一出,巴哈顺坡下驴道:“正常损耗嘛。”

    “你这算的太不靠谱,先给我来100瓶吧。”

    “没问题,还是走以前的运输途径?三四天后,就送到你的地盘,单次买100瓶,给八折。”

    巴哈何其聪明,几句话就让双方都不显尴尬,白牛的确是没想到,元素佳酿这种好东西,是按罐酿的。

    本次空座,在黑雾人影、团长、刀魔、不死老人、白牛、圣女座每人赠送两瓶元素佳酿后结束。

    说起来,原本的空座宴,其实都要维系不下去,原因是,原本只有团长、刀魔、不死老人、白牛四人。每次空座宴的氛围,简直是空气都要严肃到凝固,有时全程交谈不超三句。

    在圣女座加入后,空座宴气氛因圣女座不着调的性格,变得轻松了不少,直到苏晓加入,让空座宴达到真正意义上的完全体,现在属于,来参加空座宴,偶尔还能提回去些绝无可能在外界买到的稀罕玩意。

    这里有对世界结构,是在以前一代代持有者的‘完善’下,给搞的彻底玩不了了。

    事情就是如此,当初有人试图以深渊能量增益下贪婪之章,让自己在里面的魂灵具象更强,结果没增益自身,把敌人给增强了。

    到了后续的历代持有者手中,把自身在里面的魂灵具象都给玩没,弄成了精神分身。

    之后一代代持有者的努力‘修复’下,能凝聚的精神分身也越来越弱,最后搞成了‘精神分身’各方面恒定。

    这典型属于,上一任持有者被恶心到后,故意搞事,恶心下一名持有者,总之,就是抱着不能只有我自己被恶心到的心态。

    等这玩意到了苏晓手中后,就变成,敌方50级、100级、500级的攀升,结果他始终是5级,并且无论战胜多少魂灵具象,还都无法升级。

    眼下,苏晓终于弄出了打通贪婪之章的方法,噩梦血影。

    苏晓操控噩梦血影,进入与魂灵具像·二之位·昼之王的战斗场景,之后就是等待,上次噩梦血影很快就会击败,这次他估测,噩梦血影应该能在10分钟内……

    【提示:你已战胜魂灵具像·二之位·昼之王。】

    【你获得黄金技能点x2。】

    【你获得极昼·庇护石(在极昼环境下,带来庇护效果,此为高度稀有秘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