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 棘手的爆料

    回到家,盛瑾天做好了饭,今天夏一诺也不在,让她很诧异。

    “一诺呢?”

    “一诺今天在伍大师的家里。”

    “过夜?”

    “对,我和伍大师说了,一诺还小需要照顾,但伍大师他们坚持,一诺也想留下,我刚刚把他的洗漱用品和小夜灯送过去了,你打电话再问一下吧。”

    夏心澄有些不敢相信,打电话过去,确定了夏一诺真的在伍兴邦家里,老爷子知道夏一诺来a市后,很想念小家伙,原本就念叨着想要教夏一诺习武强身,现在刚好是个机会。

    夏一诺也表示可以照顾好自己,刚好是周末,夏一诺想让她请假两天,在伍兴邦家住五天。

    夏心澄原本想要反驳,结果视频里,夏一诺拿出一张纸,上面又写又画的,标注了这五天的日程安排,为了表示正式,伍兴邦还在上面签了字。

    “你这是有预谋的?怎么连日程表都会了?”

    “妈妈,我在师祖爷爷这里是学习的,不是来玩的,我要像妈妈一样厉害!”

    “师祖爷爷年纪大了,你要听话啊。”

    “我会的,老师说过,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夏心澄交代伍兴邦,如果夏一诺有点不适应,就立刻打电话给他,还有不要让夏一诺一个人去外面,乱跑跑丢了,他们还要操心。

    虽然交代了很多,但夏心澄还是很担心。

    盛瑾天看她连饭都吃不下,出声安慰道:“明天中午我会去看望夏一诺,你晚上收工了我们开车过去,晚上在伍大师家里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盛瑾天这样一说,夏心澄放心许多,回神过来,才发现盛瑾天今晚竟然做的是西餐,还配了红酒和蜡烛。

    “怎么今天是纪念日吗?”夏心澄莫名有些慌张。

    “不记得了?”盛瑾天今晚选择一件白色羊毛衫,上面是淡黄色的太阳花,下面是湖蓝色的棉质长裤。

    看着他的打扮,夏心澄猜想应该不是重大节日,他表白和再见面都是上半年,下半年没什么特别的日子。

    “给点提示。”

    “没什么,今天突然想给你做西餐了。”

    回到家,盛瑾天做好了饭,今天夏一诺也不在,让她很诧异。

    “一诺呢?”

    “一诺今天在伍大师的家里。”

    “过夜?”

    “对,我和伍大师说了,一诺还小需要照顾,但伍大师他们坚持,一诺也想留下,我刚刚把他的洗漱用品和小夜灯送过去了,你打电话再问一下吧。”

    夏心澄有些不敢相信,打电话过去,确定了夏一诺真的在伍兴邦家里,老爷子知道夏一诺来a市后,很想念小家伙,原本就念叨着想要教夏一诺习武强身,现在刚好是个机会。

    夏一诺也表示可以照顾好自己,刚好是周末,夏一诺想让她请假两天,在伍兴邦家住五天。

    夏心澄原本想要反驳,结果视频里,夏一诺拿出一张纸,上面又写又画的,标注了这五天的日程安排,为了表示正式,伍兴邦还在上面签了字。

    “你这是有预谋的?怎么连日程表都会了?”

    “妈妈,我在师祖爷爷这里是学习的,不是来玩的,我要像妈妈一样厉害!”

    “师祖爷爷年纪大了,你要听话啊。”

    “我会的,老师说过,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夏心澄交代伍兴邦,如果夏一诺有点不适应,就立刻打电话给他,还有不要让夏一诺一个人去外面,乱跑跑丢了,他们还要操心。

    虽然交代了很多,但夏心澄还是很担心。

    盛瑾天看她连饭都吃不下,出声安慰道:“明天中午我会去看望夏一诺,你晚上收工了我们开车过去,晚上在伍大师家里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盛瑾天这样一说,夏心澄放心许多,回神过来,才发现盛瑾天今晚竟然做的是西餐,还配了红酒和蜡烛。

    “怎么今天是纪念日吗?”夏心澄莫名有些慌张。

    “不记得了?”盛瑾天今晚选择一件白色羊毛衫,上面是淡黄色的太阳花,下面是湖蓝色的棉质长裤。

    看着他的打扮,夏心澄猜想应该不是重大节日,他表白和再见面都是上半年,下半年没什么特别的日子。

    “给点提示。”

    “没什么,今天突然想给你做西餐了。”

    回到家,盛瑾天做好了饭,今天夏一诺也不在,让她很诧异。

    “一诺呢?”

    “一诺今天在伍大师的家里。”

    “过夜?”

    “对,我和伍大师说了,一诺还小需要照顾,但伍大师他们坚持,一诺也想留下,我刚刚把他的洗漱用品和小夜灯送过去了,你打电话再问一下吧。”

    夏心澄有些不敢相信,打电话过去,确定了夏一诺真的在伍兴邦家里,老爷子知道夏一诺来a市后,很想念小家伙,原本就念叨着想要教夏一诺习武强身,现在刚好是个机会。

    夏一诺也表示可以照顾好自己,刚好是周末,夏一诺想让她请假两天,在伍兴邦家住五天。

    夏心澄原本想要反驳,结果视频里,夏一诺拿出一张纸,上面又写又画的,标注了这五天的日程安排,为了表示正式,伍兴邦还在上面签了字。

    “你这是有预谋的?怎么连日程表都会了?”

    “妈妈,我在师祖爷爷这里是学习的,不是来玩的,我要像妈妈一样厉害!”

    “师祖爷爷年纪大了,你要听话啊。”

    “我会的,老师说过,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夏心澄交代伍兴邦,如果夏一诺有点不适应,就立刻打电话给他,还有不要让夏一诺一个人去外面,乱跑跑丢了,他们还要操心。

    虽然交代了很多,但夏心澄还是很担心。

    盛瑾天看她连饭都吃不下,出声安慰道:“明天中午我会去看望夏一诺,你晚上收工了我们开车过去,晚上在伍大师家里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盛瑾天这样一说,夏心澄放心许多,回神过来,才发现盛瑾天今晚竟然做的是西餐,还配了红酒和蜡烛。

    “怎么今天是纪念日吗?”夏心澄莫名有些慌张。

    “不记得了?”盛瑾天今晚选择一件白色羊毛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