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众人说情

    “自然是算了,不然能怎么办?”

    “你怎么可能算了,你肯定会想办法报复。”

    “心澄,在你心里,我是这样的人吗?”

    盛瑾天的表情太过严肃,以至于夏心澄更加心虚。

    “反正你对我很凶。”

    盛瑾天叹了口气,他只是极其偶尔的凶过她,平时哪里舍得。

    “不知道是该说你胆子小还是爱记仇。”

    “都是。”

    “那我就更加想被你骗了,这样你就可以抵消之前凶你的事。”

    夏一诺的事,就算被他凶十次,怕是也抵消不了。

    盛瑾天看她还在担心,不禁觉得好笑。

    “剧本里不都写,被宠爱的有恃无恐吗?你小心翼翼的模样,是因为我不够宠爱你吗?”

    夏心澄呵呵笑了两声,她瞒的可不是一般事情,仅次于出轨和出柜。

    “宠爱是什么?”夏一诺抱着自己的作业本,乖巧的站在门口。

    “就是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大家都让着你,迁就你。”

    夏心澄解释完,夏一诺特别高兴:“那我想要宠爱!”

    “宠爱是给妈妈的。”盛瑾天明确了对象,夏一诺委屈的看过来。

    “我也想要。”

    “以后再给你。”

    “好!”

    夏心澄很佩服两人的沟通方式,宠爱都能商量着来。

    晚上夏心澄哄夏一诺,盛瑾天在书房办公,夏一诺和她讲了很多幼儿园的故事,夏心澄试探着问了下。

    “一诺,如果干爹就是你爸爸,你会高兴吗?”

    “会啊,可是这样我就只有一个爸爸了。”

    “没关系,你还有舅舅和叔叔,他们也会对你好的。”

    “不一样,干爹对我特别好,我喜欢干爹。”

    “所以,他当你爸爸,你不是很开心吗?”

    “爸爸……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我们先别想爸爸回来的事,就说如果你只有一个爸爸,那个人是你干爹,你愿意吗?”

    “只有一个吗?”夏一诺很失望的问道。

    夏心澄有些无语,亲爹当然只有一个啊!

    “好吧,我愿意。”

    夏一诺十分委屈的答应了。

    夏心澄觉得自己问的和夏一诺回答的是两回事。

    “自然是算了,不然能怎么办?”

    “你怎么可能算了,你肯定会想办法报复。”

    “心澄,在你心里,我是这样的人吗?”

    盛瑾天的表情太过严肃,以至于夏心澄更加心虚。

    “反正你对我很凶。”

    盛瑾天叹了口气,他只是极其偶尔的凶过她,平时哪里舍得。

    “不知道是该说你胆子小还是爱记仇。”

    “都是。”

    “那我就更加想被你骗了,这样你就可以抵消之前凶你的事。”

    夏一诺的事,就算被他凶十次,怕是也抵消不了。

    盛瑾天看她还在担心,不禁觉得好笑。

    “剧本里不都写,被宠爱的有恃无恐吗?你小心翼翼的模样,是因为我不够宠爱你吗?”

    夏心澄呵呵笑了两声,她瞒的可不是一般事情,仅次于出轨和出柜。

    “宠爱是什么?”夏一诺抱着自己的作业本,乖巧的站在门口。

    “就是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大家都让着你,迁就你。”

    夏心澄解释完,夏一诺特别高兴:“那我想要宠爱!”

    “宠爱是给妈妈的。”盛瑾天明确了对象,夏一诺委屈的看过来。

    “我也想要。”

    “以后再给你。”

    “好!”

    夏心澄很佩服两人的沟通方式,宠爱都能商量着来。

    晚上夏心澄哄夏一诺,盛瑾天在书房办公,夏一诺和她讲了很多幼儿园的故事,夏心澄试探着问了下。

    “一诺,如果干爹就是你爸爸,你会高兴吗?”

    “会啊,可是这样我就只有一个爸爸了。”

    “没关系,你还有舅舅和叔叔,他们也会对你好的。”

    “不一样,干爹对我特别好,我喜欢干爹。”

    “所以,他当你爸爸,你不是很开心吗?”

    “爸爸……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我们先别想爸爸回来的事,就说如果你只有一个爸爸,那个人是你干爹,你愿意吗?”

    “只有一个吗?”夏一诺很失望的问道。

    夏心澄有些无语,亲爹当然只有一个啊!

    “好吧,我愿意。”

    夏一诺十分委屈的答应了。

    夏心澄觉得自己问的和夏一诺回答的是两回事。

    “自然是算了,不然能怎么办?”

    “你怎么可能算了,你肯定会想办法报复。”

    “心澄,在你心里,我是这样的人吗?”

    盛瑾天的表情太过严肃,以至于夏心澄更加心虚。

    “反正你对我很凶。”

    盛瑾天叹了口气,他只是极其偶尔的凶过她,平时哪里舍得。

    “不知道是该说你胆子小还是爱记仇。”

    “都是。”

    “那我就更加想被你骗了,这样你就可以抵消之前凶你的事。”

    夏一诺的事,就算被他凶十次,怕是也抵消不了。

    盛瑾天看她还在担心,不禁觉得好笑。

    “剧本里不都写,被宠爱的有恃无恐吗?你小心翼翼的模样,是因为我不够宠爱你吗?”

    夏心澄呵呵笑了两声,她瞒的可不是一般事情,仅次于出轨和出柜。

    “宠爱是什么?”夏一诺抱着自己的作业本,乖巧的站在门口。

    “就是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大家都让着你,迁就你。”

    夏心澄解释完,夏一诺特别高兴:“那我想要宠爱!”

    “宠爱是给妈妈的。”盛瑾天明确了对象,夏一诺委屈的看过来。

    “我也想要。”

    “以后再给你。”

    “好!”

    夏心澄很佩服两人的沟通方式,宠爱都能商量着来。

    晚上夏心澄哄夏一诺,盛瑾天在书房办公,夏一诺和她讲了很多幼儿园的故事,夏心澄试探着问了下。

    “一诺,如果干爹就是你爸爸,你会高兴吗?”

    “会啊,可是这样我就只有一个爸爸了。”

    “没关系,你还有舅舅和叔叔,他们也会对你好的。”

    “不一样,干爹对我特别好,我喜欢干爹。”

    “所以,他当你爸爸,你不是很开心吗?”

    “爸爸……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我们先别想爸爸回来的事,就说如果你只有一个爸爸,那个人是你干爹,你愿意吗?”

    “只有一个吗?”夏一诺很失望的问道。

    夏心澄有些无语,亲爹当然只有一个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