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9章 夏家的女婿

    “爸爸在干嘛?”盛瑾天这次不知道是怎么了,一个电话和短信都没有,完全不符合他的个性。

    盛瑾天不是个善变的人,所以,要么是在赌气,要么是憋着什么别的心思。

    “爸爸和外公在下棋。”

    “下棋?”

    “就是那种黑白色的。”

    和她爸爸下棋?那刚才怎么不接话?

    “一诺,想妈妈吗?”

    “想!妈妈,你快点回来吧。”

    “看好你爸爸,别让一些小姐姐或者阿姨离得太近,记住了吗?”

    “嗯,妈妈,我记住了。”

    “真乖。”

    “妈妈,爸爸说,你回来要带弟弟妹妹,我怎么没见过呀。”

    “什么?”

    “就是……”夏一诺说不清楚,周惠在电话那边补充道,“让爸爸妈妈给你再要一个弟弟妹妹!”

    “就是哟一个。”

    夏一诺激动的话都说不清楚。

    “你问你爸,如果他现在就想要妹妹,妈妈就把棉花糖带回来。”

    夏一诺颠颠的跑去书房传话:“爸爸,妈妈说要棉花糖当妹妹。”

    盛瑾天就知道夏心澄会耍赖,便看向夏业良:“爸,心澄似乎不太愿意再生一个孩子。”

    夏业良看向夏一诺:“一诺,你想要一个像你一样的弟弟妹妹陪着你吗?”

    “想!”

    “你和妈妈说,我们大家都希望她和你爸爸再要一个孩子。”

    夏一诺把话传达回去。

    夏心澄冷哼一声,就知道会搬救兵!

    “跟你爸说,等你上小学了,再要弟弟妹妹。”

    夏心澄还想着盛瑾天会怎么回复,结果夏一诺突然来一句:“妈妈,我明天就去上小学。”

    盛瑾天拿着棋子嘴角扬起,孩子确实越养越亲,以后夏一诺就是亲生的。

    另一边的夏心澄要气吐血:“好啊,你爸在家,我在这边,告诉你爸,我现在就去想办法给你生个妹妹。”

    夏一诺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乐颠颠的跑去传话,盛瑾天直接站起把电话拿过来:“不许胡闹!”

    “哦,盛医生这是忙完了啊,你这么想要孩子,我可以生啊,现在我就联系一下,你是想要个金发碧眼的,还是像一诺这样的?你应该知道,现在医学很发达,什么样的宝宝都可以定制。”

    “心澄,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再胡闹,我现在就回去,一诺在爸妈这里,也放心。”

    “不用不用,你在家就好,我很快就回去。”

    认怂,必须认怂,盛瑾天回来是分分钟的事,只要他想,全世界都没有阻隔,他家什么交通工具都有。

    如果他真回来了,那绝对和怀夏一诺一样,他想要就必须要。

    “你照顾好自己,别忘了你还有家人。”

    “哦。”

    夏心澄挂了电话,原本两人吵的比较厉害,夏心澄认怂可以,但不喜欢道歉,认怂是知道这样下去会付出更大代价,道歉是承认自己有错,这是两个概念。

    她之所以没有跟盛瑾天一起回家,一是确实工作走不开,二是,她也想让他等一下自己,膝盖上的伤疤,她没忘。

    电话挂断后,盛瑾天继续和夏业良下棋,晚上的时候帮他做了检查,看他恢复的如何。

    “爸爸在干嘛?”盛瑾天这次不知道是怎么了,一个电话和短信都没有,完全不符合他的个性。

    盛瑾天不是个善变的人,所以,要么是在赌气,要么是憋着什么别的心思。

    “爸爸和外公在下棋。”

    “下棋?”

    “就是那种黑白色的。”

    和她爸爸下棋?那刚才怎么不接话?

    “一诺,想妈妈吗?”

    “想!妈妈,你快点回来吧。”

    “看好你爸爸,别让一些小姐姐或者阿姨离得太近,记住了吗?”

    “嗯,妈妈,我记住了。”

    “真乖。”

    “妈妈,爸爸说,你回来要带弟弟妹妹,我怎么没见过呀。”

    “什么?”

    “就是……”夏一诺说不清楚,周惠在电话那边补充道,“让爸爸妈妈给你再要一个弟弟妹妹!”

    “就是哟一个。”

    夏一诺激动的话都说不清楚。

    “你问你爸,如果他现在就想要妹妹,妈妈就把棉花糖带回来。”

    夏一诺颠颠的跑去书房传话:“爸爸,妈妈说要棉花糖当妹妹。”

    盛瑾天就知道夏心澄会耍赖,便看向夏业良:“爸,心澄似乎不太愿意再生一个孩子。”

    夏业良看向夏一诺:“一诺,你想要一个像你一样的弟弟妹妹陪着你吗?”

    “想!”

    “你和妈妈说,我们大家都希望她和你爸爸再要一个孩子。”

    夏一诺把话传达回去。

    夏心澄冷哼一声,就知道会搬救兵!

    “跟你爸说,等你上小学了,再要弟弟妹妹。”

    夏心澄还想着盛瑾天会怎么回复,结果夏一诺突然来一句:“妈妈,我明天就去上小学。”

    盛瑾天拿着棋子嘴角扬起,孩子确实越养越亲,以后夏一诺就是亲生的。

    另一边的夏心澄要气吐血:“好啊,你爸在家,我在这边,告诉你爸,我现在就去想办法给你生个妹妹。”

    夏一诺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乐颠颠的跑去传话,盛瑾天直接站起把电话拿过来:“不许胡闹!”

    “哦,盛医生这是忙完了啊,你这么想要孩子,我可以生啊,现在我就联系一下,你是想要个金发碧眼的,还是像一诺这样的?你应该知道,现在医学很发达,什么样的宝宝都可以定制。”

    “心澄,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再胡闹,我现在就回去,一诺在爸妈这里,也放心。”

    “不用不用,你在家就好,我很快就回去。”

    认怂,必须认怂,盛瑾天回来是分分钟的事,只要他想,全世界都没有阻隔,他家什么交通工具都有。

    如果他真回来了,那绝对和怀夏一诺一样,他想要就必须要。

    “你照顾好自己,别忘了你还有家人。”

    “哦。”

    夏心澄挂了电话,原本两人吵的比较厉害,夏心澄认怂可以,但不喜欢道歉,认怂是知道这样下去会付出更大代价,道歉是承认自己有错,这是两个概念。

    她之所以没有跟盛瑾天一起回家,一是确实工作走不开,二是,她也想让他等一下自己,膝盖上的伤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