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买醉

    床上的老人安静而又祥和,嘴角挂着解脱般的笑容,干枯的手仍旧被陆子豪握在手心。

    几个护士们闻声走了进来,有条不紊的安排人把尸体推进太平间,剩下几个护士劝慰着陆子豪一家人。

    “您尽快准备着手老人家的身后事吧。”

    “好。”

    陆博扶着自己的妻子站在病房外,脸上的悲痛欲绝掩饰不住,眼底的悲伤像是一团浓雾般化不开。

    “爸……”

    陆子豪拖着沉重的脚步勉强走到陆博身边,满脸都是泪痕,泪眼模糊的看着父亲。

    陆博捂住了嘴,头来回晃动,一时间不知道该看向哪里才好。随后把手放在陆子豪肩膀上,想要说话却几度哽咽起来。

    “子豪……你,你带着妹妹先回学校,等爸爸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之后,我们再一起接奶奶回家。”

    陆子豪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看着面前的父母说了一句:“好,我们先回学校。”

    “去吧。”

    陆子豪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转身拉住了一旁默默无语的陆紫然:“走吧,我们先回去。”

    陆博夫妇两人目送着一对儿女一步三回头的出了医院门,两人收敛好自己的情绪,开始准备后事。

    出了医院门的陆子豪兄妹两人站在门口等车,陆紫然神情冷漠,反观陆子豪的眼睛里都是红血丝。

    “哥,我想自己一个人走走。”

    “去哪儿?”

    陆紫然深呼吸一下,平静的看向了她的哥哥:“我随便走走,不想这么快就回学校。”

    “我陪你一起。”

    “不用了,我只想一个人静静。”

    陆子豪深知妹妹的性格,便没有再次阻拦,只是嘱咐不要乱跑,早些回去学校。

    “知道了。”

    陆紫然点点头,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转眼之间消失在了茫茫车流中。

    “小姑娘,去哪儿?”

    “谷阿莫。”

    司机打量了一圈儿坐在后座的陆紫然,眼神里有些惋惜的样子,说:“好嘞!”

    陆紫然对这些眼神见怪不怪,自顾自的靠在座位上闭着眼睛开始闭目养神。耳边的车窗没关,陆紫然的头发被灌进车里的风吹的毛毛躁躁,黑色的发丝随风飘荡。

    一辆又一辆车子在路上飞驰而过,转眼之间陆紫然身下的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了谷阿莫门口。

    “姑娘,到了。”

    陆紫然睁开略显疲惫的眼睛,从兜里掏出二十递给了司机。

    “谢谢。”

    说完开门下车,一点儿都不拖泥带水。

    “唉,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喜欢去酒吧玩呢?”

    出租车司机两只手握着方向盘摇着头,沧桑脸上满满的都是不解和惋惜。后面的车不耐烦的按响了喇叭,在现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仿佛人人都是这么暴躁易怒。

    司机无奈的苦笑,抬手发动了车子,车流再次缓缓流动起来,直至最后汇集成一条晃眼的明亮大蛇。

    酒吧里人声鼎沸,陆紫然在灯红酒绿下大步流星的走到了一个不算起眼的角落里。

    “紫然,好久没来了!来来来!再去拿酒!”

    陆紫然一屁股坐在空余位置上,随手拿起一瓶酒抬头就喝,直接对瓶吹。

    其余的人面面相觑,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任由陆紫然一瓶又一瓶的啤酒灌了下去。

    到后来十个空瓶子被丢在一旁的时候,旁边的人终于忍不住了,伸**下陆紫然手里的半瓶啤酒。

    “行了,这大白天的,喝这么多干嘛?”

    陆紫然脸色绯红,眼神迷离恍惚,抬头对着人吼:“给我!快点给我!”

    “喝什么喝,行了行了,今天就到这儿。”

    胖子抖着一身的肥肉站了起来,晕晕乎乎的把手放在陆紫然肩膀上,一边打着酒嗝一边问:“怎么了今天?出什么事了?”

    陆紫然半趴着笑出声:“为什么什么破事儿都是我遇上!为什么别人就是那么开心?”

    “诶,妹子,人活在世,这有什么的?”

    陆紫然笑着笑着就哭了出来,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可是我不甘心!知道吗!我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