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要追我?

    汪涵在被窝里无声哭泣,她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了。但是还有一年多,还有一年多才毕业,自己必须努力学习,一定要远离这里,远离他们。

    被子里的人微微颤抖,汪涵压抑了自己这么久,在今天一起发泄出来了。她不敢想象如果大家知道这件事情会怎么看她。

    所以汪涵一直生活的小心翼翼,尽量避免了一切可以和高昊一接触的时机和地方。

    我一直没有睡着,从听到汪涵微弱的吸鼻涕声音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关注着她,我知道她哭了。

    我不知道她是因为王子怡那个无心之过还是其他事情,汪涵给我的印象一直是那种安静,本分,性格又好的人。

    起身看了看其他两人,我上铺的王子怡早就睡的死沉死沉的,雷都打不动,时不时还有轻微的鼾声。

    “唉……”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打开寝室门去了洗手间。整个宿舍楼里面静悄悄的,我优哉游哉走到洗手间窗户那里,推开窗子,尽情的呼吸新鲜空气。

    烦躁的内心在这蓝天白云的抚慰下缓缓的平复下来,我托着下巴趴在窗户边上,看着下面零零散散的几个学生。

    身后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我回头看向门口,与眼眶红肿的汪涵目光交接在了半空。

    “嗨……”

    汪涵怯怯的抬手对我打了个招呼,还没等我说什么,她就迅速的转身去了隔间里面。

    我把刚刚抬起一点点的手放了下去,有些尴尬的转身继续看着窗外。

    “赵晓诺。”

    一阵水声响起,汪涵出来洗了一把脸,目光清明的看向我。

    “嗯?怎么了?”

    汪涵看着我,郑重其事一字一句的说:“不要告诉别人。”

    我不明所以:“什么?”

    汪涵脸上的水珠一滴一滴的掉在衣襟上,平日里戴眼镜时间久,鼻梁上还有两个眼镜的印记。

    她微眯着双眼,甩着手上的水:“我哭这件事情,不要告诉其他人。”

    我笑笑:“我都不知道你哭了呢。”

    汪涵也是对着我咧嘴一笑,转身离开了洗手间。

    窗外忽然有人起了争执,男生很生气的吼:“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接受我的东西?”

    这种狗血剧情我本来就没打算继续看下去,可是尖锐熟悉的女声,让我起了莫大的兴趣。

    我伸长脖子探着头看下面的两人,果然是陆紫然。对面的男生我不认识,是个戴眼镜的男生,斯斯文文的,没想到发起脾气来还挺厉害。

    陆紫然厚颜无耻的怼了回去:“是你要送我的,我为什么不收?”

    我在二楼看的清楚,男生气的握着拳头的手都在发抖,白白净净的脸上通红一片,眉头紧锁。

    “那你为什么当时不直接拒绝我?”

    男生憋了好久,怂包似的语气软了下来。

    陆紫然抱着胳膊:“那我当时有答应你了吗?”

    男生一怔,握着的拳头松了开来,垂下来了头,额前的刘海细细碎碎的遮住眼睛,看不到他的眼神。

    对峙又站了好久,陆紫然越来越不耐烦,脚尖不停的点地。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男生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好久没动。

    我看的无聊,手肘撑着坚硬的窗框这么久,开始发酸发痛。正当我以为男生不会再说话的时候,他把手伸了出去。

    “你把巧克力还我,我要去追赵晓诺。”

    我的脸从手掌滑了下去,惊的我下巴都要掉了。这个文文静静的男孩子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