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新生

    东州大陆,百家书院,古沙城内。

    夕阳西坠,秋风萧瑟。

    一间破屋,四周透亮,一张破旧的木床,咯吱摇颤,像是随时会坍塌一般。

    “嗷,疼...”

    王天羽口干舌燥,手脚麻木而冰冷,浑身上下,都像是被拆散了,特别是头部与胸口,像是血肉被撕裂了一般,连眼皮都沉重如山,周围一片黑暗。

    王天羽乃是仙帝!虽然只当了几个时辰的仙帝!

    他资质非常差,十五岁才练气,十八岁入玄元境,二十五岁通玄境,三十岁时小贤境,九十岁步入了武圣境界,成了整个大中域,有史以来,最老的武圣,大中域是天才随处可见,一般人也就是二十岁左右武圣,随后无终仙帝收了王天羽为弟子,并说他是大器晚成!五千年后王天羽到了天君境,已经可以和自己的师傅无终仙帝动用天命的力量下交手两千招不败,可惜天才太多了,这是百族最鼎盛的时候王天羽在仙榜上排名倒数第二。

    无奈王天羽只好封印错代,每一个时代王天羽都会争天命,每次都是大败而归,他也指点过几个天资愚钝的人,竟然也都成就了仙帝,在纪元末世,异族出现,无尽的征战开始,一位位仙帝与绝世天才陨落,不是百族太弱而是异族太强,异族的功法是每个境界重修九次,到了天君境就可以斩杀普通仙帝,唯有修神体的天才或者仙帝才能与异族打成平手甚至斩杀异族。

    王天羽出世发现天命可以压制异族提出了用天命滋养石头,练成天命石,建成了防线,无数的天才无敌之人还有仙帝签订条约,他们以牺牲自己为代价成为防线的守卫,死后无法,轮回转世,永生永世为石像守护防线。

    随后百族在防线外与异族展开决战,天命出现,异族却妄想成就仙帝,王天羽用杀阵困住那个想成就仙帝的异族,然后强拘天命成就仙帝,天已怒降下神罚,王天羽以神罚的雷劫笼罩小部分异族,雷劫的力量更加强大,王天羽对抗雷劫,最终在雷劫深处得到天宝天地印,随后被雷劫轰杀……

    突兀地,王天羽头部猛地刺痛,一股驳杂的信息,骤然间涌入了进来,令他头晕目眩。

    “我王天羽竟然没有死,我竟然重生了!”

    那驳杂的信息,来自于一个少年,也就是这个身躯的主人。

    令王天羽惊奇的是,这个少年竟然也叫王天羽,年仅十五岁,只是命运,却比他还要悲催。

    王天羽,自小就孤苦,被人抛弃在街头,在一个寒风冷厉的冬季,被老乞丐捡来,取名为王天羽,在王天羽五岁时欺负了城内的宋家掌上明珠宋清,被打了在床躺了几个月,随后老乞丐在宋家门口跪了一夜才被原谅,之后老乞丐就死了。家内还有一个少女名为王雪也是老乞丐捡来的,王雪比王天羽大一年,两人相依为命。

    东州大陆,以武为尊,武者境界有练气、凝气、玄元、玄阳、玄阴、通玄每个境界有九重。东州大陆是最弱的一个大陆。

    纵然是最弱的练气,都可断石斩浪,而最可怕的通玄,甚至可以翻江倒海,震塌乾坤,当然那是东州所有武者的终极领域。

    火云国,古沙城。

    古沙城,位于东州大陆的西极之地,西邻于沙漠岩地,东尽幽暗森林,典型的绿洲与沙漠交界地。

    由于古沙城地极偏远,这里的势力错综复杂,凶恶的佣兵,冷酷的杀手,在这城里时刻都有可能发生一些血案。

    古沙城之中,主要可分为五股势力,权力最大的百家书院,其次便是城主府,然后就是十大家族。

    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如果你实力弱的话,就是连鸡女都会瞧不起你。

    因此,东州大陆,每一个少年都将成为武者,当成毕生最大的梦想可偏偏,王天羽身躯羸弱,经脉堵塞,虽然能够练武,可是身躯与经脉都承受不住武者元气,到了练气六层就不能存住元气了。

    说白了,就是废物!

    “废体啊,想我王天羽,好歹也是一位仙帝,竟然重生在这样的废物身上。“王天羽口不能言,可是意识却很清醒。

    废体,不可练武,一旦运转功法,经脉中的武者元气,就会将经脉与血肉都崩碎,瞬息间毙命,这是一种废的不能再废的体质。

    可偏偏,他就重生在这样的废体身上。

    少年王天羽,也正是因此,而悲催死亡!

    自小,王天羽就与王雪,相依为命,对于王天羽来说,他欠王雪很多。

    一直以来,王雪都很疼爱他,百家书院,每个月都会发放一枚凝气丹,而每枚王雪只是浅浅地咬一小口,剩余的都带下山,让他吃掉,希望可以治愈他的废体,而王天羽的练气六层的修为就是这样来的。

    这让得王天羽很感动,对于王雪很敬爱,将她看得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可惜,废物岂是几枚凝气丹可以治愈的?

    就在三日前,三名百家书院的外门弟子,竟然对王雪出言不逊,辱骂她是丑八怪,这触怒了王天羽。

    他们可以辱骂他为废物,但是绝不能羞辱他的小姐姐王雪。

    那是王天羽的逆鳞,触之即伤。

    王天羽气得面庞青紫,咬牙切齿,含怒出手,结果,体内的武者真气直接暴走,将他经脉崩碎,就这么悲催的死了。

    “姐姐,一个人会很孤苦吧?”

    少年王天羽,最后一丝执念,也瓦解消散了...

    “孤苦的姐弟!”

    王天羽轻叹一声,自那少年王天羽的记忆中,他了解到,王雪也是一个孤儿,三岁时,就失去了父母,靠着奶奶抚养长大。

    可是,在五岁那年,奶奶也离世了,只剩下她,孤苦无依。

    那一年,她一个人跋山涉水,来到了黄沙城,饿昏在大街上,被老乞丐捡来,最后以坚强的意志力,登上了天梯,考核进入了百家书院。

    几日前,王天羽血脉崩碎,是她以赢弱不堪的身躯,将王天羽背了回来。

    王天羽的身躯冷了,她就用那娇小的身躯,将王天羽牢牢地抱着,冻得浑身发寒,也始终不放手。

    深夜中,她流着泪,一次次深情地呼唤着王天羽的名字,直至,她昏睡过去。

    那是王天羽第一次见到小姐姐流泪,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她流泪....

    “我王天羽乃是仙帝,天赋虽然不行,可是如今,我却想为你活一次!”

    木床上,王天羽眼角落下了两行泪丝。

    曾经的王天羽,脚踩天骄,拳撼仙帝,光彩照空。

    如今,他重生在一个废体身上,经脉爆碎,废得比以前还要严重的多,以前虽然天赋极差但是可以修炼,这都不能修炼。

    可是,他却要重活一次。

    不只是为了他自己,更为了孤苦的“小姐姐”。

    “我有一个纪元的记忆,功法数万卷,武技数不胜数,我还有自创的体书,既然经脉被废,那就从炼体开始,一步步登上武道之路。体书是前世王天羽无聊时收集了天地间所有的练体功法,包括神体的修炼方法,估计王天羽是唯一知道这么多练体功法的。

    王天羽沉默了片刻,而后呢喃道。

    炼体入道!就修炼玄武体吧!玄武体是西州林家的体术,巅峰可以与仙帝一战。

    曾经有过这样的人物,经脉爆碎,可是却以大毅力,苦熬过来,一步步登上了绝颠。

    那个绝代人物,就是自己的徒弟九转仙帝!他修炼九转金身以练体成就仙帝,可惜在那一战中身死。

    “吱呀”

    破屋,那粗糙的木门被推了开来,一道娇小、赢弱的身影,走了进来。

    “啪嗒”一堆柴火掉在了地上。“小羽,你醒...醒了?”

    一个清丽而哽咽的声音,在王天羽的耳旁炸响,一个少女身躯一僵,站在原地。

    一滴滴清泪,自那张瘦小的面庞上,滴答下来,她喜极而泣,王天羽活过来了。

    “小羽,我就知道你不会抛下姐姐的!”

    那少女小跑过来,扑倒在竹床前,双目垂泪。

    她紧紧地抓着王天羽,娇躯颤抖,两行清泪,滚滚落下来。

    “小羽,所有人都说你活不过来了,可是姐姐坚信,你还念着姐姐。

    “你终于活过来了。”

    王雪将王天羽的小手抓了过来,放在怀中,流着泪,道:“小羽手冷了,姐姐帮你暖暖。”

    王天羽眼皮颤了颤,口不能言,他死而复生,连身躯都冰冷了。

    纵然曾经是仙帝,可面对这个“小姐姐“真挚而质朴的感情,他也禁不住流泪。

    “小羽不哭,姐姐在呢。”

    王雪更加惊喜,将王天羽的手呵护在胸口,生怕这是一场梦。

    水....

    好片刻,王天羽才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吐出了一个字,他喉咙干涩,要裂开了一样。

    “姐姐,这就去拿。”

    王雪“啪嗒“一声,跌坐在地上,慌忙地去拿了一个水壶过来,那水壶皱巴巴的,像是烂泥烧制而成。

    她轻抿了一口,俏颜发烫,可丝毫没有犹豫,对着王天羽干裂的嘴唇吻了下去,将口中的水,一点一点地渡入王天羽的口中。

    这一刻,王天羽意识懵了一下,感觉有一条丁香小舌,正撬开他的牙关。

    “咕咚,咕....”

    几口水下肚,王天羽的气色缓和了几分,冰冷的身躯,正在一点点的回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