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 意外之喜

    就在大汉军队征服了南傣族之后,系统还给了刘基一个意外之喜,因为南傣族拥有超过两千万平方公里的领地,系统经过计算,达成了“开疆扩土”这个隐藏任务的另外一个条件,奖励给了刘基五名绝世武将和五名顶级文臣,还有五百组怯薛军和五百组背嵬军。

    霍去病,武力值102点、智力值91、统帅值98,西汉时期名将,官至大司马骠骑将军,被封为冠军侯,是名将卫青的外甥,善骑射,用兵灵活,注重方略,不拘古法,勇猛果断,善于长途奔袭、快速突袭和大迂回、大穿插作战。

    初次征战霍去病即率领八千骁骑深入敌境数百里,把匈奴兵杀得四散逃窜,在两次河西之战中,霍去病大破匈奴,俘获匈奴祭天金人,直取祁连山,在漠北之战中,霍去病封狼居胥,大捷而归。

    元狩六年,霍去病因病去世,年仅二十三岁,汉武帝很悲伤,调遣边境五郡的铁甲军,从长安到茂陵排列成阵,给霍去病修的坟墓外形像祁连山的样子,把勇武与扩地两个原则加以合并,追谥为景桓侯。

    卫青,武力值100点、智力值94、统帅值97,西汉时期名将,汉武帝第二任皇后卫子夫的弟弟,汉武帝在位时官至大司马大将军,封长平侯。

    卫青的首次出征是奇袭龙城,揭开汉匈战争反败为胜的序幕,曾七战七捷,收复河朔、河套地区,击破单于,为北部疆域的开拓做出重大贡献,卫青善于以战养战,用兵敢于深入,为将号令严明,对将士爱护有恩,对同僚大度有礼,位极人臣而不立私威。

    元封五年,卫青逝世,起冢如庐山,葬于茂陵东北一千米处,谥号为烈。

    李广,武力值106点、智力值81、统帅值82,西汉时期的名将,先祖为秦朝名将李信,汉文帝十四年,从军击匈奴因功为中郎,景帝时,先后任北部边域七郡太守,武帝即位,召为未央宫卫尉。

    元光六年,李广任骁骑将军,领万余骑出雁门击匈奴,因众寡悬殊负伤被俘,匈奴兵将其置卧于两马间,李广佯死,于途中趁隙跃起,奔马返回,后任右北平郡太守,匈奴畏服,称之为飞将军,数年不敢来犯。

    元狩四年,漠北之战中,李广任前将军,因迷失道路,未能参战,愤愧自杀,武成王庙六十四将之一,宋武庙七十二将之一。

    赵充国,武力值101点、智力值90、统帅值93,西汉时期著名将领,为人有勇略,熟悉匈奴和氐羌的习性,汉武帝时,随贰师将军李广利出击匈奴,率七百壮士突围,被拜为中郎,历任车骑将军长史、大将军都尉、中郎将、水衡都尉、后将军等职,他率军击败武都氐族叛乱,并出击匈奴,俘虏西祁王。

    汉昭帝死后,与霍光等拥立汉宣帝,封营平侯,累官蒲类将军、后将军、少府,神爵元年,计定羌人叛乱,并开展屯田。

    赵充国晚年致仕后,仍常参与议论“四夷”问题,甘露二年,赵充国去世,年八十六,谥号壮。

    郭子仪,武力值101点、智力值93、统帅值96,唐代名将,早年以武举高第入仕从军,积功至九原太守,但一直未受重用。

    安史之乱爆发后,郭子仪任朔方节度使,率军勤王,收复河北、河东,拜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至德二年,郭子仪与广平王李俶收复西京长安、东都洛阳,以功加司徒,封代国公,乾元元年八月,进位中书令。

    乾元二年五月,因承担相州兵败之责,被解除兵权,处于闲官,宝应元年初,太原、绛州兵变,郭子仪被封为汾阳王,出镇绛州平定叛乱,不久又被解除兵权,广德元年冬天,唐朝廷与唐朝军将发生矛盾导致长安缺乏防御,程元振隐瞒军情不报,吐蕃趁机长安缺乏防御之时入寇、攻入长安,唐代宗启用郭子仪,郭子仪调集军队,吐蕃占长安十余天,听说郭子仪与唐军靠近,吐蕃立即逃离了长安。

    永泰元年,唐朝官员仆固怀恩反叛,引吐蕃、回纥入寇,郭子仪说服回纥,唐军骑兵联合回纥,大破吐蕃。

    大历十四年,郭子仪被尊为“尚父”,进位太尉、中书令,建中二年,郭子仪去世,追赠太师,谥号忠武。

    系统给霍去病、卫青、李广、赵充国和郭子仪这五名绝世武将,配备的武器和坐骑,各给他们额外增加了四点的武力值。

    彭时,武力值50点、智力值94、统帅值89,明朝内阁首辅,正统十三年,彭时状元及第,授翰林院修撰,次年即入阁参预机务,累官太常寺少卿兼侍读,英宗驾崩后,与李贤力争钱皇后名位,迁吏部右侍郎,兼学士,宪宗成化年间,升任兵部尚书、太子太保兼文渊阁大学士,成化四年四月至成化十一年三月间,在李贤、陈文相继去世之后,继任内阁首辅。

    钱皇后去世后,彭时与商辂力主其应合葬裕陵,再经百官哭谏于文华门,最终迫使宪宗及周太后同意所请,固原盗乱时,反对派京军前往支援,认为只凭项忠便足以平乱,后果如其所料,累加吏部尚书、少保,因疾病缠身而多次请辞,均未获准,成化十一年,彭时病逝,年六十,获赠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师,谥号文宪。

    商辂,武力值45点、智力值95、统帅值88,明朝内阁首辅,是明代近三百年科举考试中第二个“三元及第”,即同时获得解元、会元、状元,仕英宗、代宗、宪宗三朝,历官兵部尚书、户部尚书、太子少保、吏部尚书、谨身殿大学士,时人称“我朝贤佐,商公第一”,卒谥文毅。

    刘健,武力值46点、智力值92、统帅值85,明朝内阁首辅,于天顺四年登进士第,历庶吉士、翰林编修、翰林修撰、少詹事,并担任太子朱佑樘的讲官,孝宗即位后,升礼部右侍郎兼翰林学士,入阁参预机务,后迁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加太子太保,改武英殿大学士。

    弘治十一年,接替徐溥担任首辅,加少傅兼太子太傅,弘治十五年,加少师兼太子太师,拜吏部尚书、华盖殿大学士,明武宗即位后,奏请诛杀宦官刘瑾未成,只得致仕归家。不久便被列为“奸党”之首,其后被削籍为民,刘瑾被诛后复官,嘉靖五年,刘健逝世,年九十四,追赠太师,谥号文靖。

    李东阳,武力值58点、智力值93、统帅值86,明朝内阁首辅,八岁时以神童入顺天府学,天顺六年中举,天顺八年举二甲进士第一,授庶吉士,官编修,累迁侍讲学士,充东宫讲官,弘治八年以礼部右侍郎、侍读学士入直文渊阁,预机务,立朝五十年,柄国十八载,清节不渝,官至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少师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华盖殿大学士,死后赠太师,谥文正。

    杨一清,武力值88点、智力值94、统帅值89,明朝内阁首辅,成化八年进士,曾任陕西按察副使兼督学,弘治十五年以南京太常寺卿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的头衔,出任督理陕西马政,后又三任三边总制,历经成化、弘治、正德、嘉靖四朝,为官五十余年,官至内阁首辅,号称“出将入相,文德武功”。

    刘基没有想到吞并了南傣族,还能完成了一次开疆扩土的隐藏任务,只不过这次的奖励与上一次不同,上一次吞并大周国,系统奖励了十名顶级文臣,还有五百组怯薛军和五百组背嵬军,这一次精锐士兵的奖励没有变化,十名顶级文臣却变成了五名绝世武将和五名顶级文臣。

    五名绝世武将之中,霍去病、卫青、赵充国和郭子仪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大将,相比较而言,第二次完成开疆扩土这个隐藏任务的奖励,要比第一次还要丰厚。

    另外这次系统又奖励了五百组怯薛军和五百组背嵬军,使得刘基在系统当中储备的精锐士兵达到了三千组。

    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刘基近几年虽然为大汉的十二支精锐部队,补充了不少的兵力,但是刘基依然在系统当中储备了数量众多的精锐士兵。

    算上系统这次的奖励,刘基手中有三百组陌刀兵、三百组陷阵营士兵、三百组秦锐士、三百组魏武卒、三百组北府兵、五百组怯薛军和一千组背嵬军,没有被召唤到现实世界,系统当中储备的这些精锐士兵,可谓是刘基手中的一张底牌。

    这张底牌与大汉皇家护卫队,就是刘基的安全保证,如今大汉皇家护卫队之中,一共有两百零八名拥有绝世武将实力的傀儡保镖、三百一十八名拥有顶级武将实力的傀儡保镖和三千八百八十名燕云骑。

    这几年之中,刘基后宫又多出了三名魅力值达到100点的绝色美女,所以燕云骑又增加了九百名,至于增加的傀儡保镖,基本上都是东蛮各族或者南蛮各族的猛将,被大汉军队生擒的一些南傣族猛将,此时也都被押解到了苍龙城,被刘基强行变成了傀儡保镖。

    在鲁国都城濛源城皇宫内的一座宫殿之中,躺在床上的皇帝姜晟,脸色显得异常灰白,虽然还活着,但是很显然已经时日无多了。

    “咳咳咳,张……张襄!”

    “陛下,臣在这里。”听到皇帝姜晟喊自己的名字,黑蝶指挥使张襄赶快应声答道。

    “咳咳咳,朕的那个女婿,是不是已经吞并了南蛮的南傣族?”

    黑蝶指挥使张襄扫了一眼旁边的兵部太尉刘勉,而刘勉微微对张襄点了点头。

    随即黑蝶指挥使张襄才开口说道:“启禀陛下,在上个月的月初,南蛮各族里面实力最强的南傣族,已经彻底被汉国给吞并掉了,根据我们黑蝶从汉国得到的情报,汉国把南傣族的领地,划分为了十三个州,全部并入了汉国的南蛮都护府,另外汉国还在南傣族的领地上,又新组建了两个兵力在两百万左右的军团。”

    “咳咳咳,汉国的实力是越来越强了,看来我们大鲁国想要吞并汉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咳咳咳——”

    这时兵部太尉刘勉说道:“陛下,您要保重身体,只要您的身体康复了,我们大鲁国丝毫也不会畏惧汉国的!”

    皇帝姜晟费力的摇了摇头说道:“咳咳咳,刘勉,你就不用安慰朕了,朕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之所以还能硬撑着,实在是担心朕走后,我们大鲁国会四分五裂,咳咳咳——”

    兵部太尉刘勉和黑蝶指挥使张襄,听了皇帝姜晟的这番话,不禁都苦笑了一下,如今太子姜景、秦王姜绩、齐王姜魁和燕王姜成,为了争夺皇位,几乎快要兵戎相见了,之所以还没有打起来,就是因为皇帝姜晟还没有咽下最后一口气。

    皇帝姜晟又剧烈咳嗽了几声之后,声音有些低沉的问道:“秦王、齐王、燕王,还不愿意奉旨进京来见朕吗?”

    兵部太尉刘勉叹了一口气说道:“陛下,圣旨发出去以后,如同石沉大海一般,秦王、齐王、燕王,好像都没有进京的意思。”

    皇帝姜晟心里也清楚,这个时候自己那三个儿子,绝对不会来濛源城自投罗网的,整个濛源城其实已经成了太子姜景的地盘。

    “咳咳咳,没有想到朕四个最优秀的儿子,到头来却要互相残杀,咳咳咳——”

    黑蝶指挥使张襄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对皇帝姜晟建议道:“陛下,为了让太子殿下能顺利继承大统,不如请汉国军队进入我们大鲁国,来支持太子殿下!”

    “万万不可!绝对不能让汉国军队进入我们大鲁国,请神容易送神难,如今汉国实力远在我们大鲁国之上,万一汉国军队进来了不走,我们大鲁国的麻烦可就大了。”.